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四章 妖僧

第三百零四章 妖僧

  说到百无求的时候,这只闲不住的妖物竟然从山洞里面爬了出来。二愣子的耳力好,刚刚从山洞里面爬出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小任叁这一句。当下。百无求不干了。它趴在地上对着吴勉这边大声吼道:“凭什么说放就放了?敢情刚才他们要碎剐的那个不是你。”

  吴勉轻描淡写的扫了百无求一眼之后,说道:“你见过老虎会和兔子一般见识的吗?”

  二愣子明白过来吴勉的意思之后,说道:“被老虎吃掉的兔子还少吗?又不差这么几个!”

  白发男人慢悠悠的回答道:“老虎今天不饿……”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山头上并排站着两个身穿修士服饰的男人。二人发色一白一红,正是方士一门最后的两位大方师广仁和火山。两个人站在这里不是一时半会了,他们俩都收敛了各自的气息,用了远视的阵法加上法器看着吴勉那边的情况,故而就连实力大涨的吴勉也没有发现这两个人的踪迹。

  “这颗种子这样就算大成了吗?”看到了囚闽众人都倒下之后。火山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只有十二个时辰……他是怎么做到的?”

  “你以为徐福大方师会将种子送给一个庸人吗?”方士一门崩塌之后,广仁又找回来了身为师尊的威严。看着远处那几个人,他微微的叹了口气,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想不到这些人反而成就吴勉将种子炼化成了参天大树……”

  “已经到了那种境界了?”广仁的话也有些出乎火山的意料,这位最后一任大方师皱了皱眉头,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当下他继续对着广仁说道:“吴勉的种子已经长成,那么说来新的种子也已经孕育出来了?他会这么处理新的种子?”

  看吴勉的心情了,那不是你我这样的人操心的事情。”这句话说完之后,广仁深吸了口气。转回头向着身后走去。最后说了一句:“现在又有新的变数了,你我师徒只要冷眼旁观就好。只要吴勉之流不去操控国运。种子也好,参天大树也罢都和你我没有关系。”

  最后一个字消失的时候。广仁的身体已经消失在了原地。火山最后看了吴勉那几个人一眼之后,也跟着广仁一起运用了五行遁法离开了此地。两个人运用术法的气息还是惊动了吴勉,白发男人向着两个人消失的位置看了一眼之后,说了一句:“看热闹来了吗?闹心了吧……”

  这边。归不归安抚好了自己的便宜儿子。随后顺着吴勉的目光看过去。老家伙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嘿嘿一笑之后,说道:“他们也只有看看热闹了,不过也未必是为了我们来的。囚闽这么多的修士一路跟着过来,想不惊动他们也不可能。走了吧?走了就算了。那什么,咱们可是说好的。老人家我拖延出来十二个时辰。现在可是轮到我老人家去解开封印——你哪去?别走啊……你走了他们醒过来怎么办……”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转身向着山下走去。听到老家伙在后面喊他,白发男人用他特有的语气回答道:“你还想守着他们解开封印吗?还要他们帮你去传话?几百年都过去了,还在乎这几天吗?”

  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走到了百无求的身边。回头看了将将能自己走路的归不归,和搀扶着老家伙的小任叁一眼之后。有些不情愿的将百无求扛在了肩头:“别乱动。乱动的话直接把你扔下山。”

  二愣子还是有些不甘心自己父子俩刚才给囚闽等人虐打,还在蹿合这位小爷叔:“这样好不好。不用你动手。只要你把老子带过去就行,老子咬死他们……”

  吴勉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直管扛着二愣子往山下走。走到了贪狼附近的时候,对着那柄刀剑法器虚抓了一把。就见贪狼自己飞了过来。吴勉一手贪狼,另外一只手扛着百无求。慢悠悠的向着山下走去,看着报仇无望,又不敢张嘴去骂吴勉。当下二愣子也只能认命。

  后面小任叁搀扶着归不归跟在后面,小家伙不明白吴勉这是什么意思。当下对着老家伙说道:“老不死的,他这是什么意思?不打算给你护法了?”

  归不归表情怪异的苦笑了一声。看着走在前面吴勉的背影说道:“在哪里被封印的,就在那里解开……其实老人家我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在哪都行……快点就行……”

  当初归不归是在他自己府上被徐福封印的术法,只不过他的家底早已经被子孙们败尽。当下他们这一行人索性直接向着方士宗门进发,虽然宗门被毁了不过原址还在,这也算是还了当初被徐福封印术法的旧账了。

  虽然归不归的心里火急火燎,但是担心吴勉用这个要挟自己,还要装出来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放佛别人不提的话。老家伙自己都忘了还有解开封印这码事。

  这一路上依旧遇到的兵匪不计其数,虽然百无求还在修养当中,吴勉又懒得动手。不过这个时候小任叁脱颖而出,在归不归那里学得的术法。在这些兵匪身上施展的淋漓精致。没有多久,这个小魔星的名号便传了出去。再有打劫的兵匪见到又八九岁小孩子的行人。马上掉头便跑。

  就在吴勉这些人一路向着方士宗门前行的时候,一座庙宇当中,囚闽慢慢的醒了过来。睁眼之后他才发觉自己已经不是身在苗疆高山上,现在的囚闽身在一个异香扑鼻的小房间里,身边坐着一个光头的和尚。

  见到了囚闽醒过来之后,和尚双手合十颂了一声佛号,随后微笑着说道:“施主你终于醒了,贫僧元昌见过施主……”

  “元昌?”囚闽皱了皱眉头,最后他挣扎着从床榻上爬了起来。对着这个笑眯眯的和尚继续说道:“我为什么会在你这里——我的那些师弟们呢?他们怎么样了……吴勉!吴勉哪去了?”

  听囚闽开口问他,元昌叹了口气之后,说道:“施主,贫僧前往苗疆采药之时,发现你晕倒在山涧中。除了你之外,还有四十余具尸体。看样子像是遇到了匪人,被劫杀之后扔到了山涧当中。只有施主的福气大尚有一息生气,其余的人……唉……”

  囚闽从元昌和尚的嘴里听明白是吴勉以为自己和师弟们都死了,自己这才捡回来一条命。囚闽本来就是奔着和吴勉同归于尽的,现在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苟活,其余的师弟都已经命丧吴勉的手,想起来囚闽便如同刀绞一般。

  看着囚闽一脸的哀容,元昌和尚叹了口气,说道:“施主节哀,本来这样的盗匪之患应该报官的。奈何现今天下大乱,报官怕是也没有什么用处……”

  “报官?”囚闽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这个叫做元昌的和尚施礼谢过了救命之恩。随后他再次说道:“我恩师、师弟们的仇,囚闽自己会报。不敢惊动官府,大师的救命之恩,囚闽报了师门大仇之后,定当报答……”说完,囚闽就要从这里走出去。

  “施主这个样子怎么还能报仇?”看到囚闽要走,元昌急忙过来搀扶:“施主现在还是安心修养的话,听施主说既然是师门大事,何不去请师门长辈……”

  师门长辈……囚闽愣了一下之后,脑海当中马上显现出来那个和自己师尊一摸一样的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