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一章 出洞

第三百零一章 出洞

  看到归不归身上的护体之法消散,囚闽这才吩咐动手的师弟停了手。对着满身是血的归不归说道:“本来还以为要折腾七八天你的术法才会散去,想不到连十二个时辰都不到。想来这也不是你的真实术法,不过这些都是末节了。归不归,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出来吴勉在哪里,要不然的话你会看着大个子被一点一点的碎剐……”

  “好,老人家我说……”这个时候,归不归满身是血的跌落在百无求的身边。他仰面朝天的看着囚闽。穿了几口粗气之后,对着囚闽说道:“吴勉现在……躲在后山的一个山洞……当中,你们……在后山找品字型……的三棵……柏树。山洞就在……三棵柏树当中。他在洞口……摆了千诛阵法,你们进去的……时候要千万……小心,稍有不慎便会……型神俱灭。”

  最后一个字说完之后。老家伙便无力的瘫软在地,一动不动的看着好像死了一样。虽然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不过因为脱力严重还是没有起身的气力。

  有了归不归的地址之后。囚闽马上派出去人马前去查看后山查找归不归所说的那个山洞。半晌之后,他派出去的师弟回来禀告,后山漫山遍野的都是柏树。密密麻麻成千上万棵柏树。根本无法找到归不归所说品字型排列的柏树。

  “找不到?不可能……”这个时候,归不归有气无力的对着囚闽说道:“劳驾你们……来个人……把老人家我背过去。我老人家……亲自,指给你们看……”

  “你还在拖延时间……”囚闽冷冷的看了老家伙一眼之后,对着他身边的同门师弟说道:“去碎剐了大个子,让归不归看着。我不是没有给过他机会。”

  看着那个人拔出来长刀向着百无求走去,本来看着已经‘脱力’的归不归猛的跳了起来。他挡在百无求的身前,满脸惊恐的对着囚闽说道:“等一下!老人家我知道错了,不拖延时间!吴勉就在不远处的山涧水潭上面的山洞里。水潭瀑布后面藏着一个山洞,他就在山洞里面。这次你们一定能找到人。”

  听了归不归的话,一个年轻一点的男人凑在囚闽的耳边说道:“他说的地方我去过,有水潭有瀑布,可能是真的……”

  “就算是真的又怎么样?”囚闽回头看了自己的师弟一眼。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手握长刀,已经到了百无求身边的师弟说道:“我不是没有给过归不归机会。他自己放弃的,囚曾,你还不动手吗!”

  这个时候。倒在地上的百无求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向着囚曾撞了过去。无奈它重伤之下使不出来多大的气力,还没有碰到囚曾,已经被另外的一个人从侧面将百无求踹倒。

  倒地之后的二愣子被走过来的囚曾踩在身上,它满不在乎的冲着囚曾淬了一口,随后又对着归不归咧嘴一笑,说道:“老家伙。儿子先走一步了。记住了!过奈何桥的时候先找找老子在哪?别光顾着喝汤!再把老子忘了……”

  说外之后,百无求又对着踩在自己身上的囚曾继续说道:“来,侍候老子上路吧。记住了老子的大号叫做百无求!以后晚上做噩梦有妖鬼来索命,也知道索你命的是谁!记住了,从右边的手动刀!老子是做撇子……”

  听着这妖物说的,好像动手的是它,挨剐的才是自己。囚曾心里竟然微微的有些哆嗦了起来,剐人这活他也是第一次做,本来以为囚闽师兄就是吓唬吓唬妖物的,没想到他竟然来真的。大师兄发话了,自己只能硬着头皮干了。

  等着挨剐的百无求还有些等不及了,它皱着眉头对着囚曾说道:“差不多了。你倒是下刀啊。还等着什么?不是老子说你,你到底是想剐死老子,还是想吓死老子?还看!要不你躺这儿。老子给你示范示范?”

  “闭嘴!右手是吧?看着……”说话的时候,囚曾已经将刀尖对准了百无求的右手手臂,手上用力下刀要割下百无求皮肉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他手中的长刀力量不对。随后眼睁睁的看着长刀的刀身变成了粉末。被一股怪风吹过,这铁屑粉末竟然向着他自己扑面飞了过来。

  囚曾躲闪不及,无数的铁屑粉末粘在了他的面上。随后“噗!”的一声闷响。囚曾的脑袋竟然爆开。碎裂的头颅紧接着再次爆裂,变成了一团红色的烟雾飘散在了空气当中。囚曾的腔子摇晃了几下之后便倒在了地上。

  “吴勉!结阵……快!”见到了囚曾惨死之后,囚闽猛的一声大叫。在他呼喊的同时,囚闽的师弟们已经聚在了一起。四十多人摆下了一个奇奇怪怪的阵法,如果有人飞到空中俯瞰的话,会看到这么多的人摆出来了一个蝎子的形状。

  “呃。还聚在一起了,怕我一个一个杀太费事了是吧?囚闽你还真贴心……”话音想起来的时候,就见一个白头发的男人牵着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从山石当中走了出来。正是囚闽众人一直在找的吴勉和人参娃娃小任叁。

  想不到自己一直在找的吴勉。竟然就在距离他数丈的地方。囚闽的心里暗恼,自己为什么不去查看一下这边的山石……

  看着白发男人出现,归不归这才算松了口气。这时候老家伙再次瘫软在地。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之后,对着吴勉说道:“正好十二个时辰,你不会是在里面看热闹吧。等着到了时间才出来的。”

  吴勉冲着归不归翻了翻白眼。随后慢悠悠的说道:“没见过剐人,本来想涨涨见识的,不过那个叫囚曾的手艺实在不怎么样。看的没意思我才出来的。”

  “来了,就别走了!”看着吴勉完全不把自己当回事,囚闽当下大怒。对着周围的师弟们喊喝道:“杀了此人。给师尊报……”

  他的仇字还没有出口,就见本来还站在山石前面的吴勉手里凭空出现了那柄贪狼,对着他们这些人随手挥刀虚劈了过去。囚闽这些人都知道贪狼的底细,也知道这一刀劈下来的后果。不过他们却没有一个人逃离。每个人用着手中法器对着吴勉的方向,作出了同样一个击打的动作。

  “嘭!”的一声,吴勉和这些人的中间凭空冒出来一个巨大的火球。这个火球出现之后瞬间炸裂成无数个小火球四处乱窜,白发男人还是好端端的站在原地。而囚闽那边的众人有了不同的反应,他们当中不少人的身体都微微的颤抖起来。几个术法低下的眼角、嘴角、鼻孔已经有鲜血流淌了出来,不过就是这样,这些人还是保持着阵法队形,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呃?原来你们最好了准备,好。那样我们再来,你们能挨得住几下……”说话的时候,一脸刻薄笑容的吴勉。连续不停的挥舞着手里的贪狼,一下一下的对着囚闽众人法阵虚劈了下去。

  囚闽也没有想到吴勉的实力到了这种地步,虽然自己的师尊是死在这个白发男人的手里。不过根据他派过来的探子禀告,吴勉的实力并没有高到那种地步,推算着应该是徐福借给他的术法。按着徐福的性格,这个时候应该收回术法了,为什么他还这么强横?如果有这样的实力,刚才为什么躲躲闪闪不肯出来?

  这个时候囚闽已经顾不到这么多了,他只能咬着牙带着师弟们,一下一下的顺着白发男人的节奏,硬生的扛过了这几下。不过他的师弟们过半都已经七孔流血,看着实在撑不了几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