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归不归的节奏

第二百九十九章 归不归的节奏

  这时候,外面的人已经将百无求打的昏死了过去。囚闽转头对着还坐在地上的姬牢说道:“这个大个子说不了话了,还是先生你来说几句吧。你来劝劝吴勉,只要他自己出来,我马上放了你们下山。”

  听到囚闽终于提到了自己,姬牢睁开了眼睛,擦了擦身上溅过来的鲜血。随后他微笑着对囚闽说道:“算起来我们应该也是半个同门,看在同门的情份上,劝告囚闽先生一句。我与吴勉非亲非友。以前还是有少许的误会。你让我来请他们出来不会有什么好的效果。还有,我是长生不老之身,下杀手的时候最好直接将头颅砍下来。要不然的话很难才能至于我死地。弄不好还会吓到你的人……”

  囚闽没有想到这个人一开口,便是这样的话。相比较刚才那个满嘴粗俗不堪的妖物,囚闽心里对这个白头发的男人竟然有了隐隐的惧意。不过当着这么多同伴的份上,这位大师兄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既然是半个同门,那我更不好意思了结姬牢先生了。来,你们请这位先生开口,将吴勉喊出来。姬牢先生,如果因为吴勉不肯就范。让你命丧我这些师弟之手,还请你不要怪罪。”

  囚闽的话音刚落,已经有他的师弟一脚将坐在地上的姬牢踹倒。这人恼恨楼主嘴硬,当下用法器在姬牢的身上乱砍,想让他吃痛喊叫出来引起吴勉等人的注意。片刻之后,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问天楼主已经是满身的鲜血。

  正如他说的一样,他的伤势在快速的愈合。不过那满身的血污,不断出现皮肉外翻的伤口和已经成了碎布条的衣服看上去还是还是让人毛骨悚然。但就是这样,姬牢还是一声不吭不说,竟然还冲着动手的那个人不断的微笑。笑的那人最后自己都下不了手了,仿佛倒在地上满身是血的人是他自己一样,这个始终都保持笑意的人才是动手的。

  不管怎么样。姬牢不断的大出血也不是什么好事。没过多久他的脸色便是一片惨白,不过就是这样姬牢的脸上也始终都挂着一丝微笑。最后动手不断砍杀他的人都闭上了眼,不敢和姬牢有一丝目光当中的接触。

  眼看着姬牢就要因为失血过多晕倒的时候。一个老得不像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加把劲,你们几个要是真把这位楼主轮回了,那真是解决老人家我天大的麻烦了。他刚才不是说了吗?直接砍头啊。不是老人家我说你们。动手的那个娃娃你哆嗦什么,睁开眼睛看看,再偏点你就要一刀砍翻你们囚闽师兄了……”

  归不归还没有说完,这人已经吓得睁开了眼睛。就看果然自己下刀的地方距离囚闽越来越近,不过这位大师兄好像没有看到自己一样。他正阴沉着脸看着另外一边,就连一个老得不像样子的老家伙靠在一棵大树旁。正笑眯眯得看着自己这边。

  看到了归不归出现之后,姬牢撑着的这口气终于散掉,最后冲着老家伙笑了一下之后,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归不归出现之后,囚闽的师弟们已经将他团团的围了起来。他们知道这个老家伙的底细,对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归不归老先生,你我虽然素未蒙面,不过囚闽早已久仰大名了。”囚闽向归不归的方向走了几步之后,继续说道:“你是亲眼看到我们的师尊武真先生惨死在吴勉手上的,我们替师报仇总是没有错的吧。吴勉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参与的好,要不然就算你是方士名宿大概也不是我们这么多人的对手。听闻归不归是个聪明人,自己的性命和外人的性命谁比那个比较重要。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你还是多说几句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囚闽继续说道:“你们不了解老人家我,我老人家是最听人劝的。不过你们也看到了。老人家我的年纪大了。反应多少有些迟钝,有什么听不明白的,你们多说几遍我老人家也就明白了。刚才你说什么来着?吴勉的性命怎么了?你在说一遍。再说一遍老人家我也就听明白了……”

  囚闽本来就是极聪明的人,要不然也不是被‘邱武真’选上首徒。当下他马上便明白了归不归的心思,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周围的同门师弟说道:“他在给吴勉拖延时间。动手吧……吴勉不出来,就用他们来祭奠恩师。”

  囚闽这句话刚刚出口,这四五十个人便同时消失。瞬间从归不归的四面八方再次出现。里面握着各自的法器向着老家伙身上的要害招呼了过去。

  十几声闷响之后,就见归不归满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本来都以为会有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谁都没有想到这个老家伙竟然连还手都来不及便倒在了血泊当中。看来盛名之下无虚实只句话就是对归不归说的……

  还没等他们高兴过来,当中突然有一人大声喊道:“错了,这是囚暗师弟!归不归用囚暗师弟做了替身……大家小心归不归偷袭……”

  这人的话音未落,就见倒在地上的归不归变了模样。本来一个苍老的老头子竟然变成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这人的伤势太重依然断了气。

  这时,归不归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们残害同门便残害同门,别把老人家我卷进去。我老人家看的清清楚楚就是你们冲着这个叫囚暗的下了死手的。哎……做什么,还要杀人灭口吗?”

  归不归说到一半的时候,这些人已经齐刷刷的对着他飞扑了过去。眼看着冲到最前面的几个人已经举起来法器。就要对着老家伙的要害招呼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囚闽的一声大吼:“不对,他也不是归不归!真身在这里……”

  说话的时候,囚闽的手里已经出现了一根软鞭一样的法器。他的手一抖,软鞭化作了一条毒蛇,张开了毒牙冲着刚才一刀一刀剁姬牢的师弟扑了过去。

  眼看着毒蛇就要咬到他这师弟的时候,这人突然怪笑了一声,随后闪身躲开了舌头。再说话的时候,已经是归不归那苍老的声音:“不愧是‘邱武真’的弟子,怎么多人只有你看出来老人家我的术法。来,让我老人家多疼疼你这娃娃……”

  话音落时,这人已经变成了归不归的样子。老家伙的身子一闪,和囚闽斗在了一处。就在囚闽师弟们要赶过去帮忙的时候,就见两个人纠缠的位置突然爆发出来一声巨响。随后两个人影各自摔倒在了,等到两个人影爬起来竟然是两个一摸一样的囚闽。

  其中一个囚闽手里拿着那根毒蛇软鞭一样的法器。另外一个囚闽手里则是空空如也。就在这个时候,众人已经到了两个囚闽的身边。

  “归不归!你竟然敢变成我的模样!”两个囚闽异口同声的吼了一句,仿佛两个人练过多少次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走音。

  “归不归!你以为幻化成我的样子,你就能得逞吗?”手里握着软鞭法器的囚闽再次大吼了一声之后,手一抖,再次将软鞭幻化成了毒蛇,向着另外一个囚闽甩了出去。

  另外一个囚闽闪身避开之后,对着已经直眼了的师弟们吼道:“他才是归不归!他刚才趁我不备,抢夺走了我的法器。你们还不帮忙吗?”

  当下,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任谁也分不清当中谁才是真的囚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