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二章 门锁

第二百九十二章 门锁

  再次出现在甲板上之后,巨人连同大鸟、龙凤之类的影子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乘坐徐福事先安排好的小船,回到了何冲的那艘大船上。小船回去的路上,吴勉见到了‘邱武真’的弟子们围在它消失的地方,这些人手牵手的好像在进行什么奇奇怪怪的仪式。

  回到大船上之后,才知道何冲、纲元和邱芳三个人已经被徐福的人带走。不过大方师又派了一个叫做公孙屠的中年人上船,有他为船老大指路。徐福还真是一刻都不想他们留在这里,当下又这位公孙屠指引着他们这艘船穿过了徐福的船队,向着天空中北极星的方向行驶过去。

  归不归和公孙屠聊了几句之后。才知道这个人并不是拜在徐福门下的方士。他只是当年跟随大方师出海的童子之一,跟着徐福这么多年,只是学了一些养颜、延年益寿的法门。据这个公孙屠所说。徐福身边像他这样的人不在少数。而且他们当中这些年已经陆续有人轮回,看着似乎再过十几年,就要轮到他了。

  归不归假模假样的劝了几句。这个时候,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层薄薄的雾气。看到了雾气之后,公孙屠对着吴勉、归不归等人施礼说道:“一直向前行驶过去,很快便可以出去了……”

  说到这里,公孙屠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扭捏的表情,他看着吴勉、归不归好像还想说点什么。不过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这个时候,最看不得别人扭扭捏捏的百无求开口说道:“想说什么就说!没事瞎抛什么飞眼?老子都不好你这个调调。有事没事?有事就说,好好的一个老爷们……娘们唧唧的……”

  听了二愣子的话之后,公孙屠这才苦笑了一声,说道:“那小的就不要脸了,之前听邱芳说起陆地发生的事情,他说起过二位。说两位手里有……长生不老之药,不知道……”

  “你说长生不老药啊,还以为你想说什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一眼身边全部心思都在那柄刀剑法器上的吴勉。见他没有在意公孙屠的话,当下便笑嘻嘻的对着面前这人继续说道:“这个邱芳倒是没有蒙你,长生不老药什么的,老人家我这里确实有。给你也不是不行。只不过呢……”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脸不耐烦的吴勉已经从怀里掏出来一个蜡封的小药丸。也不看归不归,直接上药丸丢给了公孙屠。随后说道:“你还想要什么?还要这个老家伙吗?带走……”

  “我……”公孙屠将小蜡丸拿在手中。身体已经开始哆嗦起来。他没有想到这么容易便能得到这种长生不老的药丸,本来公孙屠已经做好了长跪在二人面前讨药的打算。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得手了,更没有想到那个白发男人只是嫌他烦了。才给的长生不老药,想快点打发他走。现在公孙屠的脑袋里面一片空白,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老人家我他是消化不起的”归不归嘿嘿一笑,心里却在埋怨吴勉的药丸给早了。不过他还是笑嘻嘻的对着面前的公孙屠继续说道:“这长生不老药你是到手了,不是就打算这么就拿走了吧?我老人家有件事要问问你。那位广仁大方师到过这里,见过徐福大方师没有?”

  这个时候。公孙屠的脑中还是空白一片。还是百无求推了他一把:“问你话呢!摆什么谱,跟着徐福很了不起吗?”

  这一下子才让公孙屠反应了过来,当下他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广仁大方师来是来过,不过被徐福大方师的阵法挡在外面。他跪在一条小舢板上百日,徐福大方师始终没有出来,这才悻悻而归的……”

  “广仁来过,没有见到大方师是吧……”归不归嘿嘿一笑,还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吴勉那刻薄的声音对着他说道:“要不你还是留下来吧,有什么话你们俩单独说个够。”

  现在有了解开封印的门路,归不归更加不敢得罪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当下,他舔着脸嘿嘿一笑,冲着公孙屠摆了摆手说道:“回吧,回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偷着乐去。不过别说老人家我没有提醒你。先找徐福大方师打听清楚这长生不老药应该怎么吃,小心再把自己噎着。”

  归不归说完之后,公孙屠欢天喜地的坐着小舢板回到了徐福的船队当中。看着他上了小舢板之后。归不归这才分赴船老大继续将驾船穿过了这一片雾气当中。

  再次开船之后,归不归笑嘻嘻的走到了吴勉的面前,说道:“想不到邱武真那样的人物,最后都败在你的手下了。不是老人家我捧你,现在世上论起来术法,第一大概还是徐福那个老家伙,那你就是第二了。席应真那个爸爸最多也就是第三……”

  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白了他一眼,从怀里又掏出来一颗长生不老药丸。打发要饭的一样对着老家伙摆了摆手,说道:“拿着,闭上嘴巴上到一边玩去。”

  “这是干什么,你当老人家我是那个公孙屠吗?”说话的时候,老家伙还是笑嘻嘻的将药丸收好。随后继续说道:“不是这个,老人家我有点小事情要麻烦你。趁着你从徐福借来的术法,把我老人家的封印解一下。”

  “我给你解封印?”这个时候,吴勉多少有了一点兴趣。他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将手里的刀剑放下,随后据许说道:“你还是没有想到徐福把那个法门藏在什么地方吗?他说的没错。你关了一百多年,关傻了……”

  “有了你这大修士,谁还麻烦去找那个。”归不归看到吴勉没有听明白,当下继续解释道:“老人家我身上的封印就好像是一道被锁住的门一样,徐福的法门是钥匙。不过如果门外的人力量够大,也是可以一脚踹门进去的。所以说当初席应真爸爸虽然不是方士,也有法子打开这个封印。你现在的力量够了,可以来这一脚了。”

  这个时候,他们这艘大船已经穿过了大雾。他们所在的海面也从夜晚变成了白天,吴勉也对归不归说的话好奇。当下便按着老家伙说的那样,身后按着归不归的后心上。找到了他说的封印之后,将身体的术法都调集在手掌上。随后掌心一吐,一股强大的力量猛的爆发出来……

  “嘭!”的一声响,就见归不归好像一个被狂风吹到天上的风筝一样。直挺挺的飞了出去,飞出去几十丈之后又坠落到了海底。

  “这就解开术法了?”百无求站在甲板上。手搭凉棚看着已经沉下去的‘亲生父亲’,嘴里喃喃的说道:“看这老家伙高兴的,还要扎个猛子。小孩子嘛——不对,我的亲爹你可不能死在老子前面……”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跳进了海里。半晌之后才将奄奄一息的归不归拽回到了船上。虽然仗着自己长生不老的体制,不过在吴勉的全力一击之后,还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如果不是徐福留在他体内的封印受了大半的攻击,这个时候,老家伙已经变成无数的碎肉散落在大海当中,等着喂鱼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家伙这才有了点意识。他挣扎着睁开了眼睛,第一眼就看见那个将他打倒海里的白发男人,正在端详着手里的刀剑法器。见到归不归醒了之后,吴勉的第一句话是:“这算是你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