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海底斗

第二百八十五章 海底斗

  听到有人会代替徐福和邱武真的神识动手,已经蹲起来的归不归顿时将身子直接平趴在甲板上。低声对着身边的便宜儿子说道:“他要是叫你爹爹我,就说老人家我不在……”

  虽然说话的声音不大,不过还是被徐福听到。那位大方师莞尔一笑之后,说道:“归不归,你就不想借着这个机会解开封印吗?考虑一下吧,你未必会输的。”

  “就知道大方师你忘不了我老人家”归不归从甲板上爬起来之后,冲着已经被巨大的黑影完全笼罩在里面的徐福继续说道:“其实老人家我觉着这样也挺好,别说。虽然没了术法,不过我老人家却突然顿悟了。以前老人家我的术法满溢之时,一直以为天下修士论术法。大方师你排第一。席应真那个爸爸第二,我老人家第三当仁不让。那个时候仗着自己的术法也做过恃强凌弱的事情,现在术法没了。才明白一切都是过眼云……”

  “够了。不用在胡说了。我说的那个人不是你,老家伙你挡着那个人了。”没等归不过胡说八道完,笼罩住徐福的巨大人影已经摆手让归不归躲开。顿了一下之后,他指着站在归不归身后的白发男人说道:“就是你了,吴勉,你不会也想像归不归那样,封印了术法避祸吧?要是那样的话,我可以将你的术法一起封印,顺便将种子——还我……”

  说到种子的时候,还在船上的‘邱武真’猛的转身看向远处大船甲板上的白发男人。顿了一下之后,他转回头来,冲着藏身在影子当中的徐福说道:“原来从我那里得到的种子,被你送给了他。不过他有什么不同之处吗?为什么会是这个人。”

  “马上你就知道了”徐福回答了一句之后,继续对着吴勉说道:“怎么样?你还没有回答,是替我过去呢?还是把从我这里拿走的东西都还回来?”

  吴勉伸手推开了挡在他面前的归不归,冷笑了一声之后,冲着徐福的方向说道:“给了我的东西,还从来没有还出去的先例。给了我的。就是我的。”

  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运用了腾空之法,身子高高的从大船上飞了起来。就在他打算飞过去和‘邱武真’动手的时候。‘邱武真’旁边大船上,传来一个还算熟悉的声音:“师尊,一个小小的修士。不用您来动手。交给弟子囚龙吧,正好弟子与此人有点过节,也算让弟子了却与此人的恩怨。”

  看到了徐福那里没有什么说的,‘邱武真’点头说道:“你也替我分忧也好,不过小心此人体内的种子。徐福出海二百余年,算起来这颗种子是在他出海前送给这个叫吴勉的。二百年种子也该有所成就了。囚龙你自己小心……”

  “多谢师尊成全”话音落下之时。一个和吴勉一样身穿白衣的男人身体腾空而起。在半空中拦住了已经飞到近前的吴勉,这男人三十多岁的样子。中等身材下巴上面留着短髯,拦在吴勉的身前之后,对着白发男人说道:“本来以为我们出去之后,才会了结你害死我囚鸣师弟的恩怨。想不到老天爷成全……”

  他说话的时候,吴勉还在不断的向这个男人靠近。飞到距离三四丈的时候,白发男人突然对着还在盯着自己说话的囚龙挥了挥手。就在吴勉动手的同时,看着好像还在喋喋不休的囚龙竟然对着吴勉做了一个几乎一摸一样的动作。

  就在囚龙挥手的同时,他距离吴勉这一段的景象突然扭曲了起来。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胸前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凉意。囚龙原本就是个杀人如麻的死囚,他对死亡的危险及其敏感。发觉到有问题之后瞬间便停下了腾空之法,就见他的身体直挺挺的扎进了海中。

  片刻之后,囚龙从四五十丈远的海中窜起来的时候,就见他的胸口出现了一道足有半尺的血槽。鲜血正不停的从里面流淌出来,如果刚才囚龙的动作慢了半拍,这个时候他已经分成两半漂在海上了。

  而这个时候,吴勉的身子也是一沉,差点和囚龙一样掉入海中。白发男人左边胸口的位置好像被烧红的烙铁炮烙了一样,胸口焦糊一片。虽然吴勉是长生不老的体制,被烫伤之后伤口便快速的愈合。不过囚龙的手段也有古怪,吴勉的伤口愈合不久,炮烙的伤口竟然开始外扩。长生不老的身体和不断外扩的烫伤伤口开始在吴勉的身上争夺起来地盘,最后还是吴勉长生不老的体制胜了一筹。终于压着不断外扩的伤口,寸土不让一点点的将吴勉的伤口恢复了正常。

  “好手段……”看着自己胸口最后一点烫伤不甘心的消失之后,吴勉盯着已经从海里面囚龙继续说道:“如果不是我这体制,刚才挨上一点点也会被烧成飞灰吧?刚才我是仗着法器,你靠的是术法。你略站上风……”

  囚龙没有想到这个白发男人会如此的评价自己。当下微微的有些错愕之后,对着吴勉说道:“既然你承认仗着法器了,那么你收了法器,我们俩公平……”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的身体一闪,瞬间到了囚龙的身前。对着半个身子泡在海里的囚龙再次挥出手,将蛛丝链对着他甩了出去。也是囚龙对危险的预见太强,吴勉的身子消失的一瞬间,他的身子向下急落。在吴勉的眼前沉入到了深海海底。

  当道囚龙再次从几十丈外的海面露头的时候,对着吴勉大声喊道:“为什么偷袭我!刚刚说好要收了法器的,你为什么说话不算……”

  “刚才的话是你说的,你说要收了法器,不是我说的。”吴勉看着远处已经暴怒的囚龙,用他那特有的语气继续说道:“我的法器就在这里,喜欢就过来拿。”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已经对着囚龙伸出了手,做了一个要送给他什么东西的动作。

  吃了两次亏的囚龙怎么会再次上当。当下他的脚下出来一个巨大的浪花,将囚龙顶到了十几丈高的半空当中。没等吴勉做出来动作,他已经挥手将刚才的术法对着白发男人施展了出去。

  和吴勉只有三丈三的界限相比,囚龙术法距离要长的多。只要白发男人就要被打中,身体在复原的情况下势必要影响动作和术法。到时候在一鼓作气解决掉这个男人,在囚龙心里。自己的术法要比这个白发男人高出一筹。

  事情似乎也像囚龙盘算好的一样,他挥手的同时,吴勉身上出现了一团火花。随后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身子一条直线的坠落海中。在他坠落大海前的一瞬间,吴勉身上又被囚龙的术法打中。一个前心一个小腹就算他是长生不老的身体,也要好一会才能复原。

  这个时候,就是囚龙趁机下死手最好的机会。当下他的身子俯冲进了大海,两个人都消失还在大海当中。等了半晌也没有等到吴勉、囚龙二人当中任河一人浮出海面,就在‘邱武真’的神识要安排其他的弟子下去找寻的时候。就见囚龙的身体从海底浮了起来,他的身体反着浮在海面。一动不动就好像死了一样。

  这个时候有‘邱武真’其他的弟子要过去查看,就见这个时候,海底突然一声巨响,随后囚龙的身体被轰的飞了起来。在空中向着‘邱武真’的方向飞了过去。眼看着就要到了‘邱武真’身边的时候,另外一个人影从囚龙的身后闪了出来,对着这位前大方师挥出去了蛛丝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