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一章 眼神好的百无求

第二百八十一章 眼神好的百无求

  归不归只是做了个动作,见到了纲元跳下去之后,他又马上将腿收了回来。随后抓着缆绳笑眯眯的看着已经将神识拽出海面的小矮子纲元,就见这个小矮子将已经吓破胆的神识扛在肩上,随后踩着船身,好像走平道一样。一步一步的走回到了甲板上。
  
  现在楼主的本体和分身都满是水的倒在了地上,只不过楼主还在昏迷当中,而神识哆哆嗦嗦的靠着缆绳,只要本体那边有一点异动,它就会再次掉进海中。
  
  “那么大的海,你能逃到哪去?”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神识说道:“他还没睁眼你就跳海了,真睁眼的话你怎么办?逃到天上去?把心放在肚子里,船上这么多的人。谁都不想看见那个人把你融合了。这么多人又是在徐福的地盘上……”
  
  老家伙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楼主那边传来了他便宜儿子那破锣嗓子的声音:“睁眼了……那个谁,你有什么想不开的要自杀?不是老子说你。方士他们也被你们你灭了,俩大方师也认怂躲了。你这就算是功成名就啊!怎么,是不是觉得该办不该办的都办到了。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想着赶紧的自杀重新投胎再从头开始闹?”
  
  刚刚苏醒过来的楼主缓了片刻之后,才明白自己在什么地方。当下他挣扎着坐了起来,冲着身边这几个人苦笑了一声,冲着还在瞪着牛眼看他的百无求说道:“要是能给一杯水喝,或许我就不闹了……”
  
  这个时候,已经有水手拿过来一瓢清水。楼主喝了一半之后,又将剩下的半瓢水浇在了自己的头上。这才谢过了送水的水手,自己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对着身边的这些人施礼说道:“姬牢多谢几位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几位,就算我有长生不老的身体,恐怕身体也被鱼儿分食,命丧鱼腹多时了。”
  
  船上的人除了水手之外,剩下的一大半都是方士或者曾经做过方士的人。看着这个和方士一门崩塌有密切关系的楼主,这些人实在没有什么好心情。除了邱芳这时候已经回到船舱之外,剩下的何冲同小矮子纲元都是阴沉着面孔。吴勉带着小任叁站在远处,置身事外好像看热闹一样的看着这边。
  
  只有二愣子百无求还在一个劲的打听楼主为什么想不要要跳海,楼主被它问的有些无奈,苦笑了一声之后。说出来自己为什么会漂在海上的缘由。
  
  根据姬牢自己说的,自从术法被自己的神识封印住了之后。他却突然间顿悟想开了,想起来之前自己和师尊燕哀侯争,和徐福争最后和整个天下争的事。心里便满是愧疚和不安,他本来想说服另外一个自己改过自新的。不过另外那位楼主不为所动,直到他的术法也被元昌抢夺走。另外楼主才开始有些觉悟。
  
  虽然有些为时已晚,不过能弃恶从善总是好的。当下,这两位楼主便打算渡海寻找徐福,要在那位大方师的面前,为之前自己的种种行径忏悔。不过那位带着面具的楼主身体已经开始显露出溃败的迹象,怕他承受不住这次远航。这才又姬牢自己雇了一艘海船,打算出海寻找徐福的踪迹。
  
  不过姬牢在海上转了十多天,始终没有找到关于徐福船队的蛛丝马迹。就在返航回来准备补充给养的时候。欲燃遇到了罕见的大风浪。楼主的海船承受不起风浪,大船被风浪打的拦腰打断。船上所有的水手都藏身海底,如果不是楼主又长生不老的身体。这个时候怕也是已经早死多时了。
  
  听到楼主说是来找徐福忏悔,这个就连百无求都不信。二愣子还轻轻的推了楼主一下,说道:“别闹!老子问你正经话呢。你们正正经经的继续和广仁、火山他们斗就好了。方士一门没有了,他们爷俩没死啊,你们再接再厉继续闹啊。好好的怎么就弃恶从善了?你们哥俩生下来就不应该是好人。你们现在弃恶了,问过广仁、火山和老家伙吗?”
  
  百无求的话,让楼主有些哭笑不得。本来还有不少煽情的话也被生生的堵了回去,当下,姬牢只能再次苦笑了一声之后,冲着二愣子说道:“谁又一生下来就是恶人的?只不过那个时候我有术法在身,自觉有改变天下之能。不顾别人的意愿,只想要天下变成我心中的样子。有阻拦妨碍者一律想办法除之而后快,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的术法没有了,什么都办不到的时候。才明白过来天下本来就不需要被谁改变。要改变的只是人心而已。”
  
  为了百无求能听明白,姬牢已经尽力再用大白话解释了。这个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对着这位明白过来的楼主说道:“看来老天爷知道楼主要找徐福忏悔,才故意的让你碰到我们这船。不瞒你说,我们也是找去徐福的。几百年不见,老人家我有点想他了。何冲小娃娃,给楼主腾个船舱,让他下去休息吧……”
  
  说到这里,归不归扫了一眼皱起来眉头的何冲。这个时候,何冲的脑袋里面已经是一团乱麻了。他出来的时候可没有领可以带人回来的法旨,现在不相干的人已经有一堆了,再加上这个问天楼主姬牢。回去之后徐福大方师还不一定如何的责罚他呢。
  
  不过姬牢是从海上救上来的,总不能再把他扔海里吧。而且反正也有一团乱麻了,也不在乎再多出来这一根。现在之能盼望着徐福大方师能看在冥人志的份上。责罚自己的时候会手下留情吧。
  
  当下,何冲也只能默认了这个局面。只不过他实在对这个崩塌方士一门的人有什么好脸,当下只是让水手将姬牢带到了一个当作小仓库用的船舱当中。除了归不归、百无求爷俩有事没事就去找他说说话之外。船上剩下的人也没什么去理会他。
  
  看着姬牢被送进了船舱之后,归不归走到了吴勉的身边,嘿嘿一笑,说道:“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今天这事真是越来越热闹了。等着见到了徐福那个老家伙,你猜他会怎么想?”
  
  吴勉白了老家伙一眼之后。似笑非笑的说道:“他会以为这一切都是你暗中计划好的,这辈子你就被想解开封印了。认命吧……”他们俩说话的时候,神识已经躲到了水手们的大舱当中。而船上的其他人都非常默契的没有再提过船上还有这样的一个‘人’,就好像它从来没有上船一样。
  
  继续沿着航道行驶,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水手们将鲜鱼和肉干煮了一大锅,加上还有一大锅泡发的干菜,在海上能吃到这样的东西已经算是不错了。
  
  由于天气不错,水手们将桌子办到了甲板上。请吴勉、何冲他们到甲板上用饭,伴随着远处夕阳的一抹余晖。水手们再周围点上火烛,在甲板上吃饭也别有一番风味。
  
  吃喝到了一半的时候,喝的有点上头的百无求晃晃悠悠的走到了甲板边缘。解了裤子就开始向海里撒尿,尿到一半的时候它突然“呃?”了一声,随后大声说道:“你们过来看看,海面上那黑乎乎的一大堆是什么?看着可不像是船,那个谁!你让船开过去看看。这黑漆嘛乌的又远,也看不清楚——啊,尿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