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妥协

第二百七十九章 妥协

  听到冥人志三个字的时候,邱芳和何冲两个人的表情便都有些僵硬。小矮子纲元是和邱芳一起回到陆地的,纲元和邱芳的关系要好,加上侏儒方士实在没有什么心计,和邱芳说起过他要回来替徐福大方师带回冥人志的。

  而何冲这么多年一直跟着徐福左右,自然也知道那冥人志是什么。这个时候纲元不在。想找人佐证都不行。

  这个时候,归不归将手里的书简打开。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随后一边看一边自言自语的吧唧嘴:“啧啧,到底是冥人志,上面写的就是不一样……”

  “老家伙,你的术法不是早就光了吗?那还看个球……”没等归不归继续显摆,他的便宜儿子已经忍不住继续说道:“还是说老家伙你已经恢复了,这就是瞒着老子我呢?”

  “上辈子不知道老人家我造了什么孽,这辈子养了你这么一个傻儿子。”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又对着何冲继续说道:“既然娃娃你这么坚决,那么老人家我就不去打扰你们家徐福大方师了。见到大方师替我老人家带个好,就说冥人志在老人家我这里,让他放心……”

  “那我又怎么知道归师叔你手里的冥人志是真是假?”冥人志就在眼前,何冲无论如何也要问一句。当下他看着笑眯眯的归不归继续说道:“如果是真的冥人志,我倒是可以……”

  何冲的话没有说完,归不归已经笑嘻嘻的将手里的书简递了过去:“真的假的,娃娃你自己看……”何冲完全没有想到老家伙会将冥人志给自己,迟愣了一下之后才擦了擦手心里的汗水,双手将书简接了过去。

  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书简之后,里面却连一个字都没有。何冲只是愣了一下,随后马上又想起来关于着冥人志的传说。看来自己的术法还是不够,竟然连一个字都看不到。

  “现在知道这冥人志是真是假了?何冲娃娃你是徐福亲手带大的,怎么也能看到十几二十个字吧。”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已经伸手将何冲手上的书简拿了出来。重新放回到自己的怀里,随后继续对着还在发愣的何冲说道:“现在知道真假了,那么老人家我呢?娃娃你是打算带着我老人家去见你们家徐福大方师?还是替老人家我传这个话呢?”

  没有看到书简里面字迹,何冲没有多想。只当自己的术法有限还不能感悟到冥人志当中的字迹。当下他又说不出口自己来一个字都看不出来,犹豫了一下之后,想着既然已经多了吴勉和姬牢的神识。再加上一个归不归似乎也不是那么显眼。带着冥人志回去,大概徐福大方师也不会如何责怪自己。

  虽然邱芳还是不停对着何冲使眼色,不过何冲的心里满都是将冥人志送回到徐福大方师的驾前。讨那位大方师的欢心。当下他只是略微的犹豫了一下之后,便点头对着归不归说道:“既然归师叔要将冥人志完璧归赵,那么师侄干嘛不成人之美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何冲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过师叔和诸位还要在这里等我几天,我还有点琐事要办。多则三五日,少则半天我就会回来。到时候等到船锚、缆绳那些东西办好,我们便可以出海远航了。”

  “娃娃你还有琐事要办啊……”归不归的眼睛转了一圈之后,先将邱芳拉到了吴勉的身边。随后继续对着何冲说道:“只管去办你的琐事。邱芳老人家我替你看着。保管他吃好喝好,你回来的时候邱芳再胖上一圈。”

  虽然归不归的术法尽失,不过毕竟有一个得了徐福大方师家底的吴勉守在这里。邱芳和何冲都不是以术法见长的。就算是他们俩联手,也未必是这个白头发男人的对手。

  何冲这次并不是想耍什么花招,真的是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办。最后和归不归、神识客气了几句之后。便从这里离开。看着这个来接自己的人离开之后,邱芳回头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归先生。你那冥人志怕是西贝货吧?就算冥人志真的在你们手上,应该也是吴勉先生在保管。”

  “老人家我就喜欢你这个什么都知道一点的调调,和我老人家小时候一摸一样。”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将怀里的书简取出来,随后扔在了柜上,笑嘻嘻的说道:“留着给店家记账用,怎么说也是花了五个钱买的,能用就别糟蹋了。”

  随后,归不归将躲起来的客栈老板和伙计都叫了出来。给了他们一个金锞子的赏钱之后。带着邱芳回到了厢房当中。拉着这个有些颓废的男人坐下之后,老家伙对着他说道:“说实话,老人家我还是有些佩服你的。当年徐福那个老家伙将我老人家从方士宗门当中踢了出去,就这样老人家我都没有动过灭了方士一门的心。想不到娃娃你倒是个耿直的人,火山就是不认你嘛,你就不认方士宗门了……”

  这几句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本来还有点人模样的邱芳脸色已经变的死灰死灰了。他的身子微微抖了一下,随后低着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地面。片刻之后,邱芳身体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看着好像随时都能倒在地上一样。

  看着邱芳的样子,百无求有些看不下去了。当下二愣子瞪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差不多得了。方士不灭也灭了,你又不是广仁、火山他们的徒子徒孙,犯得着替他们方士抱不平吗?老子说吧——方士们差不多也快活一千多年了,天下都换了几个来回,凭什么他们方士这么没完没了?人家皇帝最多三五十年就换一个,他们大方师就长生不老?呸!臭不要脸……”

  被百无求这样插科打诨,归不归也没了在点破邱芳的心思。他冲着自己这便宜儿子笑骂了一句:“你这傻小子倒是看的通透。你说的细品也有点道理。天下都换了几个来回,凭什么方士一门就要一直竖着不倒。臭不要脸,哈哈……”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就见神识起身走了出去。它在外面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厢房当中,不过没过多久,神识便走有了出去。片刻之后才重新回到了厢房当中。

  神识转了几圈之后。第一个受不了的是小人参娃娃。就在神识第四次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小任叁一把抓住了它的衣角,说道:“你在来回的走。我们人参就吐个给你看看。能不能找个地方坐着?就好像是老家伙他们那样?”

  神识当年是和吴勉、归不归见过面的,也知道这个小家伙和那位大术士席应真之间的关系。当下,神识苦笑了一声之后。就势坐在了小家伙的身边,说道:“这些年我做下了病,剩下我的本体突然从哪里冒出来。每过一会就要出去看看,要不然的话,不用本体过来,我自己恐怕就要吓死自己了。”

  听了神识的话之后。归不归转头冲着它嘿嘿笑了一下,随说道:“你不是封印了他的术法吗?没有了术法也值得你怕成这个样子吗?还是说你有什么忘了和老人家我说了?”

  “现在本体的术法被封印无疑”听到归不归有些怀疑,神识急忙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担心,好像他随时随地都能好到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