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一起回去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一起回去

  这个时候的何冲已经不能用吃惊来形容了,归不归能算到他的心思也到罢了。毕竟他是看着自己长大的,加上老家伙的心思缜密是出名的,被归不归算到也还说的过去。

  不过眼前这个壮汉是怎么回事?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人,为什么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如果不是知道邱芳是什么人,何冲会以为是他对壮汉说出自己来历的。

  看到了壮汉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他说道:“不是老人家我说你,你就这么直愣愣的出来。张嘴就要人家带你回家,换做是你的话,不打听清楚敢就这样随随便便的带着外人回家吗?邱芳小家伙,老人家我说的对吧?”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本来还在做着痴呆状的邱芳突然叹了口气。随后他苦笑了一声之后,冲着壮汉说道:“你还是说了吧,归不归老先生你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在他的面前。不要想瞒住什么事情。”

  看着邱芳恢复了正常,归不归跟着嘿嘿一笑,随后说了一句:“老人家我就知道看见何冲你这病能好一点,这位出现你的病就算好利索了。难为你避祸避成这幅样子……”

  听了归不归的话,邱芳的脸色便暗淡了许多。不过没有想到的是,对面的壮汉脸色比邱芳也好看不了多少。当年他叹了口气之后,冲着何冲说道:“不瞒尊使,我并非你们这样的人。我乃是问天楼主姬牢的神识,当年徐福大方师渡海之前,我也曾和大方师有过一面之缘。这些年我数度前往东海寻找徐福大方师的下落,无奈不得其法,无缘见上徐福大方师一面。因有要事需面见大方师,还请尊使行个方便,载上我一程。”

  “你是问天楼主姬牢的神识……”当年徐福曾经差一点便剿灭了问天楼,跟在徐福左右的何冲自然也知道姬牢是谁。当年他还疑惑明明是首任大方师燕哀侯的弟子,为什么术法只和广仁仿上仿下如此的不堪。

  当时徐福还想何冲解释过,说姬牢曾经分出去过两个神识。分走的神识带走了楼主的大半术法,如果有朝一日楼主能将神识重新融入体内的话。那他的术法会精进异常,到时候能胜过这位楼主的人少之又少。为了这个何冲还向徐福打听过融合和两个神识的楼主,实力和他比较如何?当时徐福只是微笑。却没有正面回答。

  想不到现在楼主其中之一的神识就在自己的面前,何冲本来领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将邱芳带回东海。顺便采办一些船山要用到的东西。当初吴勉、广治和归不归他们到过东海徐福的藏身之所,归不归是从头到尾都见识了徐福在海上布置的阵法机关。要是别人见过徐福也不以为然,不过这个老家伙既然见过,早晚会想到破解的法子。

  当下,为了归不归一个人,徐福改了一条新的海路,又将他在海面上布置的阵法机关统统换掉。这么一折腾就是几十年的光景,邱芳不知道新海路的所在,当下徐福便将自己的跟班打发回来。让他带着邱芳回来。

  自从在道场见到了归不归,何冲的心里便开始有些没底。到了现在除了自己的意图完全被这个老家伙看穿之外,还冒出来一个人自称是姬牢的神识。在何冲的眼里。这个神识和一般人没有任何区别。这样的人他又怎么干带回去见徐福?

  看到了何冲不相信自己,壮汉的身子一晃。瞬间变成了那位楼主姬牢的模样,叹了口气之后。他回头冲着归不归和邱芳说道:“看着这位尊使不信我的身份,还是你们来替我说上两句吧。”

  “他的确是问天楼主姬牢的神识”没等归不归说话,邱芳已经先开口对着纲元说道:“何冲师叔。看见神识右手的断指吗?这就是当年它将自己本体的术法封印之后留下的残疾。这个我是知道的,也可以替它做保。”

  说到这里,邱芳回头看了一眼笑眯眯的归不归。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低着何冲说道:“不过徐福大方师未必会见归不归先生,何冲师叔,是不是将此人带到大方师的驾前,由师叔你来决断。”

  你这就把黑锅扣在我的头上了吗?何冲心里骂了一句之后,看了笑眯眯的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他开口说道:“归师叔,没有大方师的法旨,你与这位神识,何冲都不敢擅自带回去见徐福大方师。不过我可以在大方师的驾前将此事禀告,等到徐福大方师降下法旨,何冲再回来接你们几位也不迟。”

  “迟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何冲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们几个还到罢了,只是恐怕等你再回来的时候,神识已经被那位楼主融合同化。到时候何冲你还给你们家徐福大方师招来去穷的烦恼。”

  这句话说完,何冲眉头便紧紧的皱了起来。他犹豫了半晌之后,对着有些焦躁的神识点了点头,说道:“好,那何冲便自作主张一次。回程的时候便带着这位神识一起,不过我不敢保证徐福大方师一定会见你。到时候或许还会再将你送回陆地。”

  “何冲先生已经尽力,成与不成我都不会多言。”有了何冲这几句话,神识便松了口气。就在它还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就听见一边没怎么说话的吴勉,突然开口说道:“正好。我也有件事情要去面见徐福。既然可以带上神识,再加一个人也不会有麻烦吧……”

  吴勉说的是求人话,不过他的语气说出来,到好像是再向何冲要帐一样。何冲虽然很有些城府,不过听了这句话之后还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好在徐福渡海之前急召吴勉,后又给了这个白发男人天大的好处。别人不知道。却瞒不住徐福的这个小跟班。

  当初徐福大方师可是将自己的家底都便宜了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这个也瞒不过何冲。现在吴勉提出来要见徐福大方师,让他又开始犹豫了起来。大方师已经将家底都托付此人了。或许见一面也不为过吧。

  本来何冲也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要不然的话徐福也不会将他派来接回邱芳。只不过短时间之内自己这次的目地被人揭穿,又出现了一个自称是问天楼主神识的人。几件事情已经让何冲有些接受不了。吴勉趁着这个机会要求去见徐福。何冲头脑一热:已经有了一位神识了,好像也不在乎是不是再多一个吴勉吧?一只羊、两只样不都是放羊吗?

  眼看着何冲就要答应吴勉的时候,老家伙归不归突然嘿嘿一笑,对着他说道:“要不这样,人多了热闹。咱们一起去见徐福,上次老人家我去见他。徐福那个老家伙害羞没有出来……”

  “不行!”听到归不归也要跟着奏热闹,何冲当下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打断了老家伙的话:“归师叔你若想跟着我一起去见大方师的话,那何冲宁可留在陆地,再也不提去见徐福大方师!”

  “别说的那么绝对”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从怀里面掏出来一卷书简。老家伙将书简拿在手中对着何冲比划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前几年也到一个自称叫做纲元的小矮子,他不知道犯了什么毛病,一定要把这个‘冥人志’送给老人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