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可杀不可辱

第二百七十六章 可杀不可辱

  章则被扔出去之后,他的徒子徒孙们便一拥而上。不过百无求对他们来说,就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二愣子的风格是连打带骂,在它的一通乱骂当中。地上已经趴满了骨断筋折、动弹不得的小方士了。

  这个时候,吴勉、归不归已经进到了道场里面。这里和吴勉当初第一次见到徐福那会已经大不一样,现在的道场金碧辉煌,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皇帝在外的行宫。

  转了一大圈之后,他们三个才到了二百多年前,吴勉和徐福初次见面的所在。虽然这里被重新装潢过,不过当初的布局没有太大的变化。就是在这里,徐福三次试探了当时的丞相李斯。可惜李斯最后没有坚持住。将继承徐福术法和种子的位置让给了那个小小试药方士的吴勉。

  想起来当时的种种,就连冷面的吴勉都多少有些唏嘘。小任叁的好奇心起来。拉着白发男人问东问西的打听当时的情况。吴勉也难得的将当初自己是怎么见到的徐福,又是怎么被那位大方师看中的,都和这个小家伙说了一遍。

  继续往里面走,就是徐福想吴勉传授那九幅地图的内室了。经由归不归的介绍,白发男人这才知道那里是徐福修炼术法的私室,也是整个道场的中心。不经那位大方师的同意,就算是他的弟子例如广仁之流的都不可以进入。

  现在这里也是章则唯一没有改造过的地方,如果说这座道场是方士一门圣地的话。那么这间小小的私室就是圣地当中的圣地了。章则每天都要过来打扫一遍,似乎这已经成了他方师独享的一种荣耀了。

  “这里就是徐福那个老家伙向你传授六幅地图的所在?”从吴勉的口中确定了这里之后。归不归开始到处翻找着,想要从这里找到可以解开他封印的法门。可惜老家伙忙乎了半天。也没有从中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虽然没有找到什么,不过归不归还是有些不甘心。当下他找到了几张绢帛和笔墨,想让吴勉将当初的几幅地图重新画一遍出来。这件事老家伙已经对白发男人提了多次,不过吴勉都没有搭理他。现在归不归想趁着白发男人触景生情的时候,勾引他将当初的九幅地图画出来。

  眼看着吴勉多少有些动心,已经有了准备动笔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百无求扯着嗓子的咒骂声:“老子揍了一辈子人了。凭什么你说停手就停手?什么方士一门的圣地不许唐突?有本事你让徐福回来跟老子说,站住了不许躲……谁教你的穷毛病。竟然还敢还手……”

  百无求怎么说也跟了归不归百十来年,老家伙的心眼他也多少学了一点。刚才揍章则那些小方士的时候。二愣子可没有这么大的动静。现在这么扯着嗓子明显就是说给吴勉、归不归听的,二愣子话外之音就是来硬茬子,老子可有点顶不住了……

  当下吴勉将已经触到毛笔的手又撤了回来,皱了皱眉头之后。起身便向着百无求喊话的位置走去。功亏一篑的归不归当下直翻白眼,想要拉住吴勉。想了想自己现在的情况,还是没敢伸出手。

  吴勉走到门口的时候。就见遍地都是已经倒在地上的方士了。一些闻讯赶来的小方士见到这个场景之后,都远远的躲了起来。只有一个身穿白衣四十来岁的方士和百无求纠缠再一起,二愣子好像疯了一样向这个方士扑去。不过每次就是眼见要打到白衣方士的时候,都被他诡异的躲闪开。

  只是躲开还不算,白衣方士闪身的时候都会在百无求的身上留下点记号。或者踢它一脚,或者反手给二愣子一个小嘴巴。看着都没有多大的力气。不过已经将百无求气的哇哇大叫。看这架势,不用白衣方士将二愣子打倒。再过一会它能自己把自己活活气死。

  眼见着白衣方士再一次躲到了百无求的身后,已经抬起了脚正要对着它的后腰踹过去的时候。白衣方士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当下他也顾不上吴勉,正在回身的时候。腰后突然一疼。随后整个人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踢飞了出去。

  “你打死它我不管,戏耍它——不行……”白衣方士落地的时候,听到这个带着刻薄强调的声音对着百无求说道:“你真的是妖物?小绵羊变的?”

  这个人到底是哪头的?白衣方士有点搞不清状况。明明踢飞了自己救了那只妖物,不过说起话来又不给妖物留颜面。就在白衣方士疑惑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几百年都没有听到的声音:“呃?这不是何冲小娃娃吗?听说你跟着徐福那个老家伙出海了,怎么?你也被他赶回来了?”

  白衣方士回头看去,就见已经几百年没见的归不归笑眯眯的走了出来。这个老家伙走到了一个白发男子的身边,冲着自己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怎么?看见了老人家我,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白衣方士何冲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归不归。迟愣了片刻之后,冲着老家伙苦笑了一声。随后他冲着归不归行礼说道:“何冲见过归不归师叔。几百年不见,师叔您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这个时候,早已经被人扶到后面的方师章则听到了归不归三个字之后,差点给了自己一个嘴巴。这样的大人物自己竟然没有认出来,天底下这么老都没死的人除了那位归不归还能有谁?而且何冲他听着也是耳熟,只不过实在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看到何冲对自己行礼,归不归却没有搭理他。反而是陪着笑脸对身边的吴勉说道:“老人家我来介绍一下,这个小娃娃是广字辈当中一位已经轮回之人的弟子。徐福老家伙见他刚刚入门便没有了师尊可怜,就把这个小家伙带在身边。我老人家在刘玄大营的那几年,看过徐福带出海的童子名册。这个何冲是方士门中少有被带出海的方士之一。”

  何冲入方士一门的时候,被徐福指派拜在了广字辈中广智的门下。不过转过年之后,广智在服用长生不老药之时,受不住药力而轮回。徐福看着何冲刚刚入门便没了师尊可怜,便将这个小徒孙带在身边,教授广仁、广义他们术法的时候,也不避讳何冲。最后就算渡海,广字辈的四个人一个没带,也带上了这个小家伙。

  介绍了何冲之后,归不归却没有向他介绍吴勉、百无求他们。老家伙嘿嘿的一笑,冲着还在低着头的何冲说道:“小娃娃,说说你回来做什么?不会真的被徐福哪个来家伙赶回来的吧?”

  何冲不卑不亢的冲着归不归笑了一声,随后回答道:“徐福大方师虽然久居海上,不过一些日常用度还需要派人回来采办。我本来就是替徐福大方师跑腿的,这次受命回来采办一些日常所要消耗之物。”

  “原来你是回来给徐福那个老家伙采买日常用度的。”归不归嘿嘿地笑了一声,随后盯着何冲的眼睛说道:“回来之前,徐福就没有和你说过,见到老人家我要实话实说吗?小何冲,你和其他的人不一样,你是靠着徐福给你续命才能活到这么久的。他舍得让你出来做这么琐碎的事情吗?说吧,是邱芳,还是纲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