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方师章则

第二百七十五章 方师章则

  从妞儿的现世处所出来之后,吴勉、归不归四个打算去当初徐福渡海之前见到吴勉的道场去看看。本来以为当初始皇帝时期的道场早已经荒废破败,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到达了东海之滨的时候,竟然发现当初的道场非但没有破败,反而在由于的基础上已经扩建了数倍。里面还打起来方士正统的旗号。正在广受门徒。

  自打方士宗门崩塌之后,被火山革除门墙的门人们又开始自称方士弟子。在散落各地的道场中都拉起方士正统的大旗。开始广收门徒教授方术。有的道场在一地招收的门徒已经超过了数千人,还发生了数座道场为争抢门徒械斗的事情。

  东海之滨的这座道场是由火山的弟子章则主持。章则本人并没有多少修炼术法的天赋,不过对经营道场这样琐碎的事情却高人一筹。方士一门中兴之后不久,章则便被火山派到这个给方士们当中圣地的道场担任住持方士。

  这些年章则在这里经营的有声有色,将道场扩建了数倍不算,章则门下的徒子徒孙也有几百人之多。如果不是方士一门的门规所限,这座道场招收的弟子能有万余,而且东海之滨山高皇帝远,释门的寺庙并没有建造过来。方圆几千里之内没有可以和这座道场一争高下的修道门派。

  章则是在宗门崩塌之前收到了大方师火山的一封书简,将他连同道场之内其他的方士全部革除,刚刚收到书简之后章则放佛遭受了雷击一样。不敢相信自己的师尊会没有理由的将他革除门墙,正打算带着门下弟子前往宗门,向大方师火山讨要一个说法的时候。方士宗门崩塌的消息传了过来。这次章则不是雷击了,完全就是五雷轰顶。

  就在章则犹豫是不是给道场换个名字的时候。他的弟子传来其他的道场又开始拉起方士大旗。别人做的凭什么自己就做不得?当下,章则给自己起了一个方师的称号。也开始拉起来火山大方师亲传高徒的旗号继续经营道场。

  没有了宗门的约束,放开了手脚的章则竟然在短短的数月当中,在附近招了三千多名弟子,一时之间这座本来就规模宏大的道场竟然已经人满为患。

  这一天午时刚过,章则方师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和几个帐房正在对账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知客小方士争吵的声音,听着好像是自己的徒子徒孙在‘劝’香客进添香油。和香客发生了整治,听声音好像还是自己的徒子徒孙吃了点亏。

  不是说了不用在理会以前的门规了吗?有香客舍不得花钱就直接轰出去嘛。敢还嘴就打。方师我和这里的太守拜把子,就算出了人命也不过是一句话就能摆平的事情。大方师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是生是死。只要那两位大方师不出头,就算是王法也管不到他章则方师的头上。

  不过听着外面越来越嘈杂的声音,章则也没有心思对账了。他将墙上挂着的长剑法器摘了下来,随后一路叫上了七八十个弟子。一起向着出事的大门口走了过去。

  “什么人这么大胆,前来我方师道场聒噪!不怕得罪天上的神明嘛!”一脚踹开了通往山门庭院的大门。章则马上便觉得自己耍狠可能有点耍早了……

  就见道场的山门打开,本来留在这里知客的小方士已经横七竖八的躺了十几个人。而对面只有三个大人一个小孩,动手将自己这些弟子打倒的是一个黑铁塔一样的大汉。本来这道场当中脾气最横的方士孙登这个时候竟然在对着黑大个说起来了软话:“这位老爷,有话慢慢说。看在漫天神明的面子上。你刚才给我的那个嘴巴就算了。你可不能再动手打我……”

  见到章则方师带着人马出来,正在和黑大汉对峙的方士头目马上来起了精神:“黑小子!看见了吗?我家方师爷爷到了,他老人家是火山大方师的亲传弟子。现在我家方师只要运用五雷天火——你要干什么……”

  孙登说到这里的时候,就见他身边的黑大哥突然一把将孙登举了起来,随后对着这位方师章则扔了过去。看着孙登向着自己这边飞过来,这位方师大人哪里敢伸手去接。当下急忙闪身躲了过去,就见飞过来孙登砸倒了他身后四五个方士,这几个人一起陪着孙登倒在地上呻吟。

  章则的术法虽然不行,不过眼界却是极高,一眼便看出来这几个人自己绝对惹不起。这个黑大个还没有使出全力便将自己这边的十几个小方士打倒。而且这个黑大个明显就是个跑腿的角色。后面那个老的不像样子的老头子,和那个眼睛长在天上的白发年轻人才是正主。

  现在正主还没动手。只是一个跑腿的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应付。再把那俩正主惹急了——呃?这个年轻人的一头白发怎么这么眼熟?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

  大方师广仁!还有广义、广悌那两位师叔祖也都是这样的白头发……一瞬间,章则已经想起来这白头发自己是在哪里见过了。当下他马上变了一副面孔,回头冲着已经被人扶起来的弟子孙登骂道:“混账!为师的是怎么和你说的?我们方士是吃供奉的,每位香客都是你我的衣食父母!你在家里就这么和爹妈说话吗?你看为师的我做什么?你是得罪我吗?你得罪的是你我的衣食父母,还不快快的向衣食父母们道歉、赔不是吗?”

  孙登也是一个机灵的,听到自己师尊怎么说话。当下马上也跟着换了一副嘴脸。哭丧着脸一瘸一拐的跑到了百无求身前三四丈的距离。随后他扑通的一声跪在了这里,先正反给了自己两个嘴巴,随后这才带着哭腔说道:“几位老爷,方士我刚才是猪油糊住眼睛。泥巴蒙住了心。得罪了老爷们,还请老爷们看在这漫天神佛的份上。放过小方士这一次,这位老爷(百无求)你就是方士我的亲爹……”

  “滚!老子没你这么不要脸的儿子……”百无求骂了一句之后,还要过来打他,吓得孙登急忙跑回到了自己世尊,这位方师章则的身后。

  谁让你过来的,你倒是远点跑……章则心里骂了一句,看着百无求瞪着眼睛过来,只能陪着笑脸对着对面还有点人模样的几个人说道:“方师章则见过几位,小徒顽劣气恼了几位,都是他的不是。不过看在我方士一门两位大方师的份上,还是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了吧……”

  “广仁、火山……好,老人家我就看他们俩的面子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叫住自己的便宜儿子:“傻小子,算了。人家已经认错了,一会让他们多少赔点金子什么不值钱的东西就算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旁若无人的向着道场纵深的位置走了过去。老家伙干笑了一声之后,带着小任叁跟在了白发男人的身后。

  这个时候章则也看出来谁才是正主,当下一溜小跑过来,陪着笑脸冲吴勉说道:“这位贵客,章则的师尊正是火山大方师。看样子您应该认为我家师尊……”

  “百无求,让他闭嘴……”吴勉没有理会这个小方士的意思,一句话过后,黑旋风一样的百无求已经冲了过来。还没等这位方师反应过来,他已经被高高的举了起来,随后和他的弟子一样,被二愣子远远的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