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章

第二百七十章

  说实话,外面的大雾并不是左慈的幻术。大雾是其他方士画蛇添足的产物,怕他的幻术漏出破绽这才幻化出来雾气想要多少遮挡一下。左慈想要去阻止的时候,吴勉他们几个已经见到了雾气。当下这位经由徐福亲自传授幻术的方士只能硬挺,最后纰漏还是出现那漫天的大雾当中。

  本来按着左慈之前的计划,要用幻术挑拨吴勉、归不归他们四个人内斗。让他们先将术法消耗的七七八八。然后他们这些方士再一拥而上。现在被吴勉一句话道破,只能豁出去硬上了。

  这些人都是火山之前找了各种因由革出宗门的方士。宗门崩塌之后,开始传出来是吴勉联合问天楼毁灭问天楼的谣传。关于吴勉勾结那两位楼主传的有鼻子有眼。将广仁、火山师徒早年如何得罪的吴勉,他们以怨报德的事情说的没有一点纰漏。这些方士都是经过方士一门和吴勉之间恩怨的。听到谣传当中所说和当年发生的事情的一摸一样。真的以为是吴勉为了报复两位大方师,便和问天楼联手,灭了方士一门的。

  当下,这些方士聚集在一起。由和大方师火山平辈的左慈带领,开始计划着向吴勉报仇。不过那个白头发的男人已经够棘手的了,可怕的是还有一个归不归跟着他。关于这个老家伙的传说,他们不少人都是从小听到大的。如果不是灭门这样天大的仇恨,也不敢得罪这个老家伙。

  这些方士虽然人数众多,不过也知道和吴勉、归不归动手必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当下只能指望左慈的幻术了,毕竟他的幻术是徐福大方师亲自传授的。就算火山大方师也看不穿左慈的幻术。之前吴勉、归不归在钱塘县城门上遇到的官兵也都是这些方士买通的,这才指给这几个人前来的方向。

  一切本来都很顺利。可惜就在最后的关头还是除了纰漏。当下这些方士也是豁出去了,既然挑明了那就明着干吧。何况他们手上还有一张王牌。也未必一定会输。

  显露真身之后,当中六个人迅速的结成了法阵。随后法阵启动这几个人的法术传导到第一个人的身上,有他将身上这股巨大的力量对着吴勉喷射了出去。

  “太慢了……”就在这个人将几个人的术法对着吴勉的方向倾泄的时候,那个白头发男人的身子已经在原地消失。眨眼之间又出现在了这些方士的阵法中心,随着吴勉身上出现数不清的电弧迸现,阵法当中响起来一阵巨响。当中的方士被吴勉身上的电弧打的飞了出去。

  “你们师尊没说过这个阵法启动的太慢吗?”吴勉将这些方士打出去之后,看着剩下几个还能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方士继续说道:“如果你们有和我同归于尽的觉悟。刚刚抢先一步冲过来缠住。给他们制造机会,现在你们可能已经陪着我倒在地上了。可惜了,谁的命都只有一次……”

  “再来!”看到被吴勉用电弧轰飞的方士已经无法起身的同时,退到了角落的左慈突然大吼了一声。随着这两个字的出口。这间大通铺的一面墙突然整体倒塌。露出来站在墙后的二十多个手拿法器的方士。为首的一个人正是刚刚一直在被百无求吓唬直哆嗦的伙计。

  这位伙计现在也是一身方士的打扮,随着他的一声令下。伙计身后的众方士散开。守住了各个要路防止吴勉、归不归他们逃走。

  “你们确定这样就会让我就范吗?”吴勉冲着墙外的这些方士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当年广仁、火山让我归流的时候。都没有把我怎么样。你们这些徒子徒孙就想做出他们俩都做不到的事情吗?”

  “那是两位大方师网开一面!不想和你一般见识而已。”说话的时候,伙计在自己的脸上揭下来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露出来一个上了几岁年纪中年人的脸。这人也是广仁的一位弟子,当初广仁、火山带着广义、广悌两个人逼吴勉归流就范的时候。已经站在广仁的身后,只是没有动手故而吴勉对这个人的印象也不深刻。也是因为他在吴勉、归不归的面前露脸的机会少,才自告奋勇的做了引吴勉和归不归进大通铺的人。

  “你是广仁的弟子,那个叫做蛰栾的娃娃。”这个时候。归不归已经认出来这个方士的来历。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走到了吴勉身边。随后继续说道:“看你不声不响的,想不到今天冲在最前面了。老人家我说你们一句,要是还有什么杀手锏的话,最好现在就亮出来。如若不然的话。那杀手锏出来之后,你们可能就没有几个还能自己喘气的了。”

  归不归给这些方士的压力。明显要比吴勉大得多。当下这个叫做蛰栾的方士和左慈对了一下眼神,随后对着老家伙身边的说道:“现在天下都在谣传方士一门是吴勉你联合了问天楼导致崩塌的。是吧?如果这当中有误会,我们这些人马上就走。再不骚扰二位。吴勉,你只要回答是。或者不是……”

  “不是,你说的这些都是谣传”吴勉的话让蛰栾松了口气,他也不想和吴勉、归不归这样的人为敌。不过就在他还要继续询问吴勉的时候,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自己继续说道:“是我一个人做的。一个小小的方士一门,毁掉它还需要和别人联手吗?”

  听到了吴勉主动将‘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的时候,归不归闭着眼睛嘬了嘬牙花子。老家伙知道吴勉犯了脾气,这下子在这么多的方士勉人认了这笔账就算是做实了,日后想要翻过来再不承认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听到了吴勉有些张狂的话之后,蛰栾和左慈对了一下眼神,随后两个方士同时对着身边的同伴做了一个手势,手势做出来的同时。吴勉、归不归身边的方士们突然向后退了出去,几步便从缺了一面墙的大通铺里面撤了出来。

  这些人退出来的同时,从蛰栾的身后突然传出来一个只有三四尺高的人影。这个好像小孩子一样的人影出现之后,直接奔着归不归的位置射了过来。在出现的一瞬间,他已经对着左慈、蛰栾他们吼道:“归不归我来!你们群殴吴勉,得手了记得救……”

  我字还没有说出来的时候,‘小孩子’已经到了老家伙的身前。归不归猝不及防之下,和小孩子撞到了一起。随后听到了“嘭!”的一声巨响,老家伙和小孩子一起飞了出去,将身后的一面墙撞塌。这个时候,剩下的两面墙再也支撑不住这件大通铺。“轰隆”的一声大通铺变成了一堆瓦砾。

  看着大通铺倒塌之后,左慈和蛰栾走到了一起。他们俩包括身后的方士们都任谁都不相信这吴勉他们几个会被埋在这一片废墟下来。等到烟尘消散之后,果然看到了那个从头白到脚的吴勉,手牵着小任叁站在那一堆废墟当中。

  如此同时,废墟的后面传来一阵惨叫的声音。声音听着耳熟,片刻之后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你们还在看热闹吗?过来帮忙啊……”

  归不归的声音响起来之后,百无求的高大身形从废墟当中窜了出来。二愣字缓了一下之后,顺着归不归喊叫的位置扑了过去。随后百无求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小矮子怎么是你……快点把老子的爹放了。纲元,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