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章 替身

第二百六十章 替身

  指环进了刘炟的嘴巴之后便迅速的再次化成了黑色的雾气,随后在广仁施法引导之下,转眼间便顺着皇帝的心脉扩散到了他的全身。看着从全身毛孔当中散发黑气的皇帝,广仁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要这样蛊毒才会致命,之前那几次蛊毒入体却久久不散。不是下蛊之人的手段烂到了几点,就是那个人也不想陛下就这么死了。”

  说到这里,广仁顿了一下。眼睛盯着已经是惶恐之至的皇帝继续说道:“之前有火山大方师贴身看护,就这样陛下也会被人下蛊毒害。这样鬼神莫测的手段广仁都不敢夸下海口。想不到那人却一再得手,有那样的本事那个人大可直接杀进宫中,谁也拦不住他。何必这么鬼鬼祟祟使用巫蛊之术?既然这样。那么就只有一个说法说的通了……”

  看着已经不停在冲着自己哀嚎的皇帝刘炟,广仁再次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从始至终都没有什么贼人谋逆,巫蛊之毒是陛下自己服下的。所以火山紧紧看护还是避免不了陛下中毒。本来广仁一早便有些怀疑,不过陛下身为一国之君,就算服下蛊毒入体不散不至于即死,也是极其伤害阳寿的。这样的自损身体实在不像是一国之君所为。直到广仁见到陛下之后,才明白问题到底哪里。

  永平六年的时候,桂阳王和武义侯造反。当时怕他们叛军打进洛阳城,天家骨肉失散。广仁曾应明帝所托在年幼的皇子身上都种下过印记,这种印记只有在投胎的时候才可能会磨灭掉,不过广仁这次到了皇宫当中之后,却没有在陛下的身上找到当年所下的印记。本来还想等你背后那个人出来,不过我有些心急,不打算再等了。”

  这句话说完,本来还在扭曲挣扎的皇帝刘炟突然安静了下来。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广仁,强忍着身上好像附骨之蛆一般的苦楚。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突然冷笑了一声,对着广仁说道:“火山能有广仁大方师一半的心智……”

  “方士一门只有一个大方师,广仁只是方士。”没等这个假扮成皇帝的人说完,广仁已经纠正了他的话。随后。前任大方师继续说道:“火山大方师要经营整个方士一门,自然也不会将心思用在你的身上。还有,当年我做大方师的时候。也不太喜欢用这样的小聪明。”

  这句话说完的时候,还躺在床榻上的假皇帝突然明白了过来。当下他有些懊恼的闭上了眼睛,接连喘了几口粗气之后。这才再次睁开了眼睛,看着还在冲他微笑的广仁说道:“根本就没有什么印记,你刚才就是在诈我。先帝崇信释门,又怎么会请方士在皇子身上打上印记?广仁大……你好手段……”

  广仁冲着假皇帝微微一笑之后,再次说道:“既然已经这样了,那是不是也可以说说你的来历?刘炟称帝没有多久,应该没有容易就能找到你这样的替身。能有如此忠心,不惜以身饲毒的替身我都想找一个了。说吧,你说了。我才好将你身上蛊毒解掉。现在解毒,还不晚……”

  “不必了,能死在广仁大方师…..的面前。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假皇帝突然哈哈一阵大笑,随后他挣扎着从床榻上坐了起来。看着广仁继续说道:“不过我死之后,还能有整个方士……一门在为我陪葬。就算是当年的始皇帝……也没有如此大的阵仗吧?广仁!以后你们祭奠……方士一门之时,记得也给我……烧点黄麻纸。”

  这个时候,广仁的脸色也跟着沉了起来。冷冷的盯着这个身穿皇袍的替身说道:“原来你选今天试探我,还有其他的用意。”说话的时候,这位前任大方师暗自的催动五行遁法。不过他接连试过几次,自己就好像定在了皇宫里面一样,完全感觉不到一丝遁法的气息。这寝室的地下竟然早就埋伏好了阵法,刚刚那个假皇帝给自己服下蛊毒的时候,已经一起催动了阵法。从阵法的强弱,应该是整个皇宫都在阵法的范围之内。

  “不用白费力气了,你哪里也去不了……只能在这里……看着我死。”假皇帝喘了几口粗气之后,继续说道:“日落之前……陛下剿灭方士一门的圣旨已经传到了……你们的宗门。这个时候,神威大将军和……先师将军两路兵马十二万人……已经开始攻入你方士宗门的山门了。皇帝的旨意上明示……准死伤一半……也要灭掉你们的宗门……广仁……当年武帝剿灭你们方士一门……被你逃了,现在……你在皇宫之内,方士群龙无首只有……一个火山。这次的劫难……看你如何化——哇……”

  说到最后的时候,假皇帝一口黑色的鲜血喷了出来。他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无力的瘫软在床榻之上。

  有些怜悯的看着这个和皇帝一个面孔的人,广仁盘腿坐在了这个人的身边。冲着他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那广仁就完成你的心愿。我会亲眼看着你死。在你死之前广仁不会离开这里,现在可以放心了吗?你只需要多活一刻,便会为你的十二万人马争取一刻的时间。”

  “一言……未定”假皇帝又是一口黑色的鲜血吐了出来。随后他喘息着瘫软到床榻上。眼睛看着广仁嘴里不停的重复着:“我没死……你就不能走,我还没死……你不能走……”说话的时候,还伸出手去抓广仁的衣襟。似乎方士一门的灭亡要比他的生死还要重要。

  看着这人的样子,广仁主动的将自己的手递了过来。让那人的手无力的搭在了他的手上,‘抓’到了广仁的一瞬间,假皇帝便不在说话。似乎要用尽自己的全部力量多活一段时间,也要给正在攻打方士山门的大军创造一点广仁不在的时间。

  “广孝的眼力不错”这个时候,广仁的一句话让正在努力多活一阵的假皇帝吓了一跳。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惊讶的眼神看着这位前任大方师。听他继续说道:“你不是刘炟自己选的替身,是广孝给他指派的。是吧?也难为我这位师弟了,算计了这么久。应该是先帝即位之后,他就开始筹备了。刘炟是明帝的第五子。非长非嫡之所以能当上皇帝,是因为广孝已经掌握了一个和他天衣无缝的替身。那个时候,他已经将今晚的时候都谋划在内了……”

  听到了广仁的话。假皇帝的嗓子眼里发出来一阵“嘎嘎……”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不过现在已经毒发说不出一个字了。连他搭在广仁手上的手也无力的垂到了地上,随后这人身体开始僵直了起来。

  广仁看着已经没有了意识的假皇帝,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冲着他说道:“我说过的,你只要一死,广仁就要离开这里。你死了吗……”

  看着假皇帝没有没有回声的意思,广仁微微的叹了口气。不在理会这个刚刚咽了气的假皇帝,转很向着宫殿外面走去。打开了大门之后,向着远处皇宫大门的方向走了过来。

  这个时候的皇宫就好像一个死城一样,广仁走可半晌都没有看到一个人影。不过就在他穿过了南宫之时,就见对面出宫的必经之路上,黑压压的占满了刀枪出鞘的官兵,为首的一个人背着一柄长剑,正是两位楼主的弟子——莫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