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怪异的广仁

第二百五十九章 怪异的广仁

  刘炟没有见过这位前任大方师,见到火山大方士变了样子之后还吓了一跳。后经身边的方士介绍,才知道这位白发方士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前任大方师广仁。

  当下,前任大方师对着皇帝施礼说道:“方士广仁见过陛下,广仁代替大方师火山前来伴驾。事先未曾禀告,还想陛下赦免广仁的惊吓之罪。“

  “广仁大方师到了,朕哪里还有惊吓?”当下皇帝也顾不得用膳了,直接从餐桌后面走了出来。走到了广仁的面前,说道:“朕还是太子的时候。便经常从先帝的口中听到过广仁大方师。想不到朕一点点微恙还惊动了大方师……”

  说话的时候,刘炟已经将广仁面前的酒壶抄了起来。叫过小内侍为广仁大方师换过了一个新的酒爵,虽然广仁起来谦让。不过皇帝还是执意为这位前任大方师满满的斟满了一杯酒。随后小内侍将皇帝的酒爵拿过来,皇帝与广仁捧杯之后,刚刚想要一饮而尽的时候。冷不丁被这位前任大方师伸手扣住了酒爵。

  看着表情诧异的皇帝。前任大方师微微一笑,说道:“陛下,看来有人想给广仁一个下马威…..”

  说话的时候,广仁已经顺手将皇帝手中的酒爵接了过来。随后将里面的酒水泼洒在阳光照耀之下的地面上,被太阳光照到之后,酒水当中瞬间冒出来丝丝黑气,片刻之后便消散在了空气当中。

  本来酒爵被广仁抢了过去,皇帝的脸上多少有些难看。不过看到这里的时候,刘炟脸色已经由红变白。当下他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远远的躲开了这黑气。这才有些惊恐的对着广仁说道:“这是什么人?竟然敢如此反复的谋逆朕?他当朕是什么?砧板上的鱼肉吗!”

  “陛下请息怒,不管此人是谁,广仁到了他便无所遁形。”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回头看着跟着火山守在皇帝身边的方士们,说道:“这里不需要你们了,回到宗门之后转告大方师,请大方师不要担心宫中。我自然会保住陛下的安危,让下巫蛊之毒的人无所遁形。”

  这些方士答应了一下之后,对着皇帝和广仁分别施礼。随后走出了宫殿之外。就在他们走出宫殿的一瞬间,这些人瞬间凭空消失。当初太后的懿旨只许火山一人使用术法赶到皇宫当中,这些方士没有旨意只能兼程赶来。现在离开的时候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当下便施展了五行遁法消失在了皇帝的面前。

  “晚辈们有心卖弄,还陛下赎罪。”广仁有些不满的冲着这些方士消失的地方皱了皱眉,随后对着刘炟继续说道:“下蛊之人还在逍遥法外。请陛下即日起不要离开广仁身边百丈。只要不出百丈,陛下做什么,用什么请自便。”

  刘炟是几次从生死关头走过的人了,听了这位前任大方师的话还是不敢托底。火山几乎就是眼睁睁的盯着自己,还三番五次的出事。也是那位大方师的术法高深,这才化险为夷的。虽然面前这位方士是火山的师尊,不过百丈之内保陛下无忧这样的话,听在皇帝的耳朵里,还是有些大了。

  “只需要在广仁大方师百丈之内?”皇帝深吸了口气之后。继续对着微笑着的广仁说道:“广仁大方师不要顾及朕,你与火山大方师一样,守在朕的身边就好。一日没有找到下蛊之人。捉拿到幕后真凶,广仁大方师便一日守在朕的身边。”

  “那陛下做主就好”听到了皇帝的话之后,广孝不再坚持。还只是微微一笑之后,之后和火山一样,守在皇帝的身边。

  与此同时之后,在洛阳城中的一座客栈当中。一位身穿方士服饰的白发男人出现在了这里,他进入客栈的时候,里面的掌柜、伙计好像看不到他一样。任由他轻车熟路的绕过了跨院,到了后面被几位有钱老爷们包下来的厢房当中。

  白发男人进到这里的时候,正巧遇到居住在这里的席应真、归不归和老妖王几个正在吃酒。老术士和妖王两个人举杯换盏,老家伙好像小伙计一样的端着酒壶,看到了谁的酒杯空了,连忙将酒斟满。随后腆着一张老脸开始劝酒。

  看到了白发男人进来之后,归不归将酒壶放下。嘿嘿一笑之后,冲着来人说道:“今天刮的什么旋风?能把前任大方师刮到我们这座小小的客栈当中。听说火山大方师正在宫里陪着皇帝享福,怎么?广仁大方师眼热了,也过来凑这个热闹?”

  来人正是本应该在皇宫当中伴驾的广仁,于此同时,正有另外一个和他一摸一样的广仁正在看着皇帝刘炟继续用膳。

  “广仁是听过席应真先生,和妖王陛下到了洛阳城,这才专程过来看望二位前辈。”广仁冲着归不归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之后。走到了席应真和妖王的桌前,对着这一人一妖行了半礼。随后继续说道:“因为之前的种种误会,方士一门得罪过两位前辈。请看在我师徐福大方师的面子上……”

  本来广仁想着借着徐福的面子解了和着一人一妖的恩怨,没有想到的是不提徐福还好,广仁提到了徐福这两个字之后,妖王还好,老术士席应真直接翻了脸。他将酒杯仍在了桌子上,瞪了广仁一眼之后。说道:“术士爷爷我和姓徐的不熟!记住了,在术士爷爷面前别提他……”

  说完之后,老术士转身就走。对着厢房里面喊道:“叁儿子!你爸爸我心情好。走!陪你逛娼馆去……”

  席应真的话还没有说完,小任叁便一阵风的从里面跑了出来。小家伙直接窜到了老术士的身上,看着广仁愣了一下之后。对着老术士说道:“老头儿,你今天怎么怎么大方?不是找到什么冤大头了吧?”

  席应真哼了一声,没有回答小任叁的话。斜着眼看了看还坐着的老妖王。说道:“老疆,别说术士爷爷有好事没想着你。说……逛娼馆,你去还是不去?”

  “怎么说我也是天下群妖之王。一旦有什么熟人在那里看见……”当下,妖王有些纠结的看着席应真。不过看着这个老术士瞪起来眼睛之后,老妖王还是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去……本王跟你去见识一下,应真先生,此事万望保密…….”

  “呸!以为术士爷爷是你,逛娼馆到处显摆?百无求,你去不去?”

  厢房里面穿出来一个破锣嗓子发出来得声音:“老子是正经得妖怪!”

  看着他们几个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广仁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不过这样也算是合了他的心意。当下这位前任大方师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看来当初我做了错事。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广仁到了一连过了十几天,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下蛊毒的人忌讳了这位前任大方师。自打这位广仁到来之后,除了当天有过一次试探之后,过了这么多天再没有对皇帝下手。

  不过这个人似乎还是不死心,半个月之后的一天深夜。皇帝正在酣睡的时候,广仁突然凭空出现在他的床榻旁边。他伸出右手食指对着皇帝嘴巴的位置轻轻的勾了勾手指,随后就见刘炟的嘴唇缝隙当中,慢悠悠的飘出来一缕黑紫色的气息。

  这缕气息飘到了广仁的手指上,随着这气息越来越厚重,前任大方师的手指上,好像到了一个黑色的指环一样。

  等到最后一缕气息从皇帝嘴巴里面飘出来的用时,刘炟突然睁开了眼睛。看着广仁就在自己的身边,当下马上明白出了什么事情。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自己床边站着的人说道:“多谢大方师又救了朕一命……”

  “不谢……”广仁突然怪异的笑了一下,随后将那团好像指环一样的雾气凝结体摘了下来,将它塞进了皇帝的嘴巴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