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对调

第二百五十八章 对调

  不过释放巫蛊的人还没有查出来,皇帝刘炟又出了事情。就在他被排出蛊毒的第三天中午,在火山的陪伴之下,皇帝用午膳的时候。刚刚和大方师说笑了几句,身子突然摇晃了一下,随后直挺挺的倒在了饭桌上。脑袋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鸡汤的汤碗里。如果不是身边的内侍及时将他扶起来,刘炟可能就是古往今来第一个被鸡汤呛死的帝王了。

  大方师就在皇帝身边。在皇帝被内侍扶起来的一瞬间,火山已经看到刘炟的脸上遍布黑气。一条黑线顺着他的口腔直通肚腹,这个正是巫蛊入体的样子。

  这刚刚去除蛊毒才几天,怎么会又有巫蛊入体?不过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火山多想,当下大方师直接将餐桌上的吃食、酒水打掉。让内侍将满脸鸡汤的皇帝放在了餐桌上,随后火山亲自剥掉了刘炟的衣服。就见那条黑线已经到了皇帝的小腹之中。

  当下,火山用术法阻拦住了黑线的去路。随后大方师直接将手塞进了皇帝的嘴巴里,手指头勾住了黑线的尾巴之后,一点一点将这条气息凝结出来的黑线从皇帝的嘴巴里面扒了出来。

  将整条大概两尺有余的黑线丢在了阳光下暴晒,只是片刻的功夫,黑线便化成了一阵黑烟消散在了空气当中。这个时候,皇帝再次恢复了清醒,只不过刚才被拔出蛊毒的时候伤到了肠胃。刘炟从餐桌上爬起来之后。弓着身子便是一阵大吐,将刚刚吃下肚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这个时候。火山在刚刚被自己打翻的吃食酒水当中寻找起来。皇帝能眼睁睁在自己的面前着道,那就是有人在他的吃食当中做了手脚。和一般的毒物不同。就算有内侍提前试毒,也不可能发现饭菜里面夹杂了蛊毒。不过让火山意想不到的是,他找遍了地上的残羹剩饭,也没有发现一点有蛊毒参杂在里面的端倪。这个就让火山有些疑惑了,下蛊毒之人是如何下手的?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有看出来。

  好在这个时候皇帝并没有什么大碍,这时候。听说皇帝再次出事的太后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听说儿子已经转危为安之后,老太太这才算松了口气。当下再次多谢了火山大方师对皇帝的救命之恩。不过这次太后有意无意的说了几句类似:为什么大方师你就在皇帝身边,他还能遇险之类的话。话里话外已经有了些许责怪大方师的意思。

  这次的确是火山没有想到,大方师也没有什么好争辩的。能在皇帝和大方师眼皮子地下种下巫蛊的,一定是皇宫当中的近人。在大方师火山的建议之下,皇帝下旨将午膳当中所有直接、间接接触皇帝的人全部都收押了起来。一天没有找到弑君的真凶之前,就不会将他们放出来。

  本来以为这样便会很快找到幕后黑手,不过任凭如何用刑都没有把那个人找出来。虽然有几个人屈打成招认了自己就是谋逆君王的凶手,不过经由火山查看之后,几个人完全不具备释放蛊毒的条件。皇帝被蛊毒所害和这几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本来以为囚住这些人,刘炟这次总算是太平了。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次午膳风波之后的第四天,这位多灾多难的皇帝刘炟又出事了。这次事发是在午夜十分,由于之前的几次,刘炟已经吓破了胆。就算睡觉就要火山守着他,在皇帝的寝宫转为大方师隔出来一间外室。

  这个时候。火山的门人弟子们已经赶到京城了。除了在彻查是谁谋逆皇帝的方士之外,其余的方士都守护在皇帝四周。就算是刘炟睡觉。房顶殿外也都是火山亲传弟子为皇帝保驾。除了这些方士门人之外,皇帝将其余的内侍、侍卫等人统统赶了出去。防止那个下蛊毒的人混在他们当中,趁着大方师不注意再给自己来一下。

  这天晚上前半夜还倒正常,皇帝与大方师下了几盘棋之后便有了困意。当下刘炟回到床榻上休息。这时候他也不讲究让妃嫔们过来侍寝了。登基以来这么久,就这个时候觉得自己一个人睡觉挺好。

  刘炟睡觉的时候。大方师将弟子们都召唤了出来。用密音传声之法询问他们有何进展,就在这些弟子们说了一半的时候。火山的脸色突然变得错愕了起来。就好像看到了一件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得事情一样,当下大方师得身体瞬间移动到了皇帝得卧榻前。火山带来的弟子们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当下也跟着自己的师尊进入了皇帝得寝宫。

  这些人站在火山身后得时候,并没有发现皇帝有什么变化。刘炟这个时候已经打起了小呼噜。不管怎么看都看不出来皇帝有什么变化。就在这个时候,就见火山慢慢得吸了口气,随后伸手将刘炟两只眼皮扒开。就在皇帝眼皮被拔开得一瞬间,两团黑气便从眼眶里面冒了出来。

  看到了黑气得一瞬间,在场得众方士心里都是一惊。这个蛊毒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在场得每个方士都有本事拔出。不过包括火山大方师在内,谁也想不到皇帝这次是如何着道得。现在寝宫内外都有方士把手,难不成火山得门人弟子当中有了叛逆不成?

  不管怎么样,也要先把皇帝救回来。当下众方士给火山护法,大方师再一次得将皇帝体内得蛊毒拔出。这一次刘炟没有任何痛苦,除了第二天早上起来还是觉得劳累之外,在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火山自从做方士的那一天起,还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古怪的事情。接连几次皇帝中了巫蛊之毒,自己却始终都想不明白。对方下蛊的手法越来越诡异,如果自己一时不慎,恐怕皇帝就真的要因为蛊毒而驾崩了。

  思来想去之后,火山越发的感觉到这件事在自己这里已经失控了。对手每一步都想在了自己前面,自己竟然连那个人是何时动的手,怎么动的手都看不出来。

  现在洛阳城已经被火山手下的门人查了个遍,最可疑的就是几天前那位失踪多年的老术士席应真又凭空出现,现在老术士正住在吴勉、归不归居住的客栈当中。对席应真,火山可没有胆子招惹。那是和自己师祖徐福大方师齐名的人物,就算想要皇帝的命,也不会使用巫蛊之毒那么麻烦。直接进宫一个巴掌就算改朝换代了。

  毕竟这次被蛊毒的对象是皇帝刘炟,大方师火山不敢马虎。想了整整一晚上之后,使用了术法传音,将皇宫里面发生的事情转告给了自己的师尊,前任大方师广仁。

  广仁也不明白皇帝是如何中的巫蛊之毒,最后在火山商量了一下之后。决定他和大方师对调,他们俩定好在第二天的午时,火山大方师使用五行遁法回到宗门,将皇帝交给广仁。如果连这位前任大方师都不明白的话,那还是早点和太后禀告,让他们早定太子的好。

  两位大方师互换的消息,火山对谁都没有说。第二天中午还是在皇帝用午膳的时候,本来皇帝打算敬火山大方师一杯酒的。大方师端起来酒杯仰脖一饮而尽的时候人还没变,不过就在大方师将酒杯放到桌子上的一瞬间,皇帝就觉得眼前一花,红头发的现任大方师火山突然变成满头白发另外一位方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