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巫蛊之祸

第二百五十七章 巫蛊之祸

  一句话说完,皇帝深深的吸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看着脸色有些惶恐的广孝,继续说道:“看来武帝当初诛灭方士一门,也是事出有因的。朕已经让人将武帝晚年时期,各地呈奏上来有关查处巫蛊案的文典都拿了过来。广孝,你自己看吧,当时方士一门已经消亡多年,就这样巫蛊案中十有六七都是和方士一门有关的。”

  说到最后的时候。皇帝这才一摆手。有小内侍将散落一地的书简都捡拾了起来,这些书简上面都有年份标识。按着标识整理好之后才送到了广孝的面前。

  广孝装模作样的看了几卷书简,刘炟耐着性子等到和尚将第三卷书简放下之后。这才再次说道:“之前朕一直以为武帝是看到各地传呈上来有关巫蛊的案子,误会了方士一门,这才让方式们有了灭顶之灾。后来光武皇帝慧眼独具看出来了端倪。这才为方士一门平反昭雪。现在看起来,武帝做的没错,错的是光武皇帝……”

  听了皇帝的话之后,广孝将已经拿起来的第四卷书简又放了回去。当下他跪在地上,以头触地说道:“陛下,这书简上巫蛊泛滥的时间,广孝早已经退出方士一门几十年。实在不知这与方士一门有无关联,此事广孝不敢妄语臆断。”

  “大师你误会了,朕召你进宫,并没有询问大师当初的事件是否与方士一门有关。”刘炟顿了一下之后,盯着广孝的眼睛继续说道:“朕是想询问大师,当年武帝做过的事情,朕做得做不得?”

  听了皇帝的话之后,广孝打了一个‘哆嗦’。直到刘炟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之后,广孝这才回过神来,当下对着皇帝说道:“陛下,此事不应该询问和尚。广孝虽然是释门弟子,但却是方士出身。无法做到不偏不倚……”

  “广孝。你还是不明白吗?”这个时候刘炟的脸上已经呈现出来不耐烦的表情,森然一笑之后,皇帝急需对着广孝和尚说道:“朕召你进宫。就是看在你曾经为方士的经历。朕身边还有何人比你更了解方士一门?广孝只要权衡利弊回答刚才朕的话,武帝当年诛灭过方士一门,朕如果想要再次诛灭天下方士。你来说——可行吗?”

  广孝低着头半天不语。几乎就在皇帝恼怒,准备要申饬这个和尚的时候。突然广孝慢慢的抬起了头,只对着刘炟说了两个字:“可行……”

  之后一连三天,皇帝称病没有早朝。三天之后的傍晚,一乘软轿将广孝和尚接出了皇宫。广孝离宫之后的第二天,本来病了几天的皇帝刘炟突然病入膏肓,在接见臣下的时候突然晕倒,人事不知任凭内侍如何呼唤都没有醒过来。

  当下宫里的太医连番诊治,都没有找到皇帝晕倒的因由。见到药石无效之后。太后急忙将白马寺的新任主持和尚执迷沅招到宫中,为皇帝诵经祈福。不过也不知道这些和尚们念的什么经,不念还好。念了之后皇帝便口吐鲜血。在刘炟吐出来的鲜血当中,还混杂这一起没有烧尽的黄麻符纸。

  侍候皇帝的内侍总管见到这些灰烬之后,马上叫停了和尚。随后总管将这些符纸灰烬收集起来送到了太后的面前,声称这是有人用巫蛊之术加害陛下。内侍总管孩童的时候,见过同村的人得罪了巫师。也是口吐这种夹带着符纸灰烬的鲜血,当时人已经快不行了。最后还是一位路过的方士见到,施法救了此人,又惩治了巫师。这样的事情不是和尚念经就能解决了的,需要太后快下懿旨,去方士宗门请大方师前来救驾。

  听到了内侍总管的话之后,太后急急忙忙派出八百里加急的快马。去往方士一门将两位大方师请到皇宫当中,当下太后还在懿旨中讲明,事关皇帝安慰,请两位大方师不要拘于常理,直接施展神通前来皇宫便好。

  快马出城之后,太后又下懿旨,将洛阳周围的方士急召进宫。请这些方士施法,务必在两位大方师到达皇宫之前保住皇帝的性命。一时间,方士们又成了热门。只是一天的功夫,皇宫里面便聚集了二百多名方士,京城周围郡县还陆续不断的有方士正在赶来。

  当时只有方士宗门才有天下方士的名册。天底下打着方士旗号吃饭的假方士不下万人。这时候也不管这些方士真假了,只要当中真有能人护住皇帝的性命,太后也认了。

  好在这些真假方士施法之后。皇帝还真的停止住了吐血,只是还在昏迷当中没有醒过来。看到方士的术法对症之后,太后便将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两位大方师的身上了。

  三天之后,是快马赶到方士宗门的日子。算起来两位大方师见过了懿旨之后,便会马上施展术法赶到皇宫。当下,太后连同文武百官都在焦急的等待着两位大方师突然从天而将。

  不过让太后有些失望的是。直到天色擦黑的时候。皇帝的病榻旁才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红色头发的人影,众方士当中也有几个货真价实的,这几个人见到了红头发的男人之后。马上施礼口称大方师驾到了。

  不管怎么样,现任大方师火山总算是到了。当下,太后屈尊降贵的拜托此人搭救皇帝的性命。火山到还是个识礼数的。对着太后行李之后,便马上开始过来查看了刘炟的病情。

  查看了皇帝的病情之后,火山安慰了太后几句。声称皇帝的确是中了巫蛊之害。不过这样的巫蛊在大方师的眼中并不算什么。只要施法得当一个时辰之内皇帝便可恢复如初。

  当下,火山退散了众方士。他一个人将皇帝的双耳耳垂和十指指尖刺破,将指尖的黑血放了出来。随后开始施展术法。将刘炟体内的巫蛊之毒顺着伤口排出体外。只见皇帝伤口的鲜血如同墨汁一般,散发出来的恶臭让人无法继续留在寝宫当中。

  太后忍了片刻之后,便被宫女们搀扶着走出了寝宫,带着宫门外等着火山施法救回皇帝。如同大方师说的一样,差不多一个时辰之后。寝宫当中穿出来了皇帝叹气的声音,随后刘炟虚弱的声音也跟着说了出来:“朕这是怎么了……什么味道如此恶臭,火山大方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了皇帝的声音之后,太后差点哭了出来。当下在众人的搀扶之下,老太后急急忙忙的回到了寝宫当中。一边安排着人打开门窗散掉臭气,一边捂着鼻子走到了皇帝的身前。看到瘦了一圈的刘炟,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皇帝,你在生死关前走了一遭。如果不是大方师千里迢迢赶来搭救你,此时你还不一定如何呢……”

  当下,太后将他如何病倒,自己如何担心去请了大方师前来说了一遍。清醒过来的皇帝这才明白过来除了什么事情,谢过了火山的救命之恩之后。又加封了大方师护国真人的头衔,送了几座灵山赠予方士一门作为道场之用。

  虽然皇帝被救了过来,不过还要追查是何人所为。刘炟将养身体的同时,将追查贼人之事交付给了火山大方师。只是怕贼人暗中再次加害,和上次一样,火山一直待在皇宫守着刘炟。几日之后,大方师的门人弟子们赶到皇宫,有他们去查巫蛊害人的真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