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愿打愿挨

第二百五十一章 愿打愿挨

  就在灵堂里面闹得正欢的时候,洛阳城中白马寺内的一间禅房当中,满身大汗的士戒呆坐在一张烛台前。这时候他全身上下的衣服已经都被汗水湿透,看着就好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当初他在方士一门当中还叫做灌无名的时候,是和火山齐名的人物。无论是术法还是阵法,士戒都不认为火山在自己之上。不过这些都是今晚之前的事情。刚刚他借着刘庄的尸骸和火山过了一招。想不到这个红头发的男人几年不见,竟然已经稳稳的压过了自己。刚才如果不是看出来不对,马上撤回来的话,这个时候恐怕已经失手被火山擒住了。这才几年不见,火山的术法怎么会精进到了这种地步?现在看起来,恐怕只有自己的师尊出马,才能压得住这位现任的大方师了。

  长长的除了口气之后,士戒准备换下一件新的僧衣。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右眼眼皮突然没有规律的跳了起来。随后禅房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还以为士戒和尚跟随师父们在为先帝念经。原来你在这里躲清闲。”

  说话的时候,禅房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身方士打扮的邱芳站在了门口,微微一笑之后,没等士戒说话他自己已经走了进来。看着和尚一身湿透了的僧衣,有些嘲讽的笑了一声,随后说道:“大师苦修佛经到了这种地步,真是让人敬佩的很……”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士戒的人影一晃已经到了邱芳的身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和尚的手已经掐住了邱芳的脖子,将他的身子抵在墙上。二人几乎脸贴着脸,士戒盯着邱芳的眼睛,说道:“为什么不告诉我,火山会去皇宫?”

  “大师你也没说……今晚会借先帝的身体……来吓唬皇帝吧……”被掐住了脖子的邱芳好不容易才说出来这一句,等到感觉自己脖子上的手掌松了力气之后,这位大方师的高足才继续说道:“大师也是艺高人胆大,知道大方师已经到了京城,还敢这样做?你不会当我那位师尊是三岁的顽童,连这样的事情都没有想到吧?”

  听了邱芳的话之后。士戒这才松开了自己的手掌。看着面前脸色已经变成酱紫的方士在大口的喘着粗气,和尚冷冷的哼了一声,再次说道:“火山已经到了洛阳城。那么广仁应该也到了吧?他们师徒俩一明一暗,打的一手好算盘。”

  “我离开宗门的时候,大方师还在宗门之内。”邱芳缓过来这口气之后。对着脸色阴沉的士戒笑了一声。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为什么和尚你不问问广义、广悌他们二位?还是你已经知道了他们二位根本就不会到洛阳城?“

  “火山真以为他自己做了大方师,就能指使动他们两个人了吗?”士戒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广义带着门下弟子去了华山,二十年都没有下过山了,火山大方师的法旨根本到不了他的手上。广悌散了门人云游四海去了,今天傍晚还在珠崖郡(海南岛),五行遁法不能跨海,她在快也要两天之后才能赶到洛阳。”

  说到这里。士戒冷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方士一门当中,火山之下再无我能看在眼中之人。既然他们都不在洛阳城,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借刘庄的尸体去警告小皇帝?”

  “大师你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邱芳没有丝毫要辩驳的一丝,他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冲着士戒继续说道:“有件事情我好像忘了说。虽然广仁师祖还在宗门驻守,不过里面的方士三天之后便开始陆续的离开了宗门。算起来现在陪伴在广仁师祖身边驻守宗门的方士,十成当中已经盛不下一成了。”

  “宗门没人了?”听了邱芳的话之后。士戒先是呆楞了一下,随后有些愕然地看着面前的方士。沉思了半晌之后,这才对着邱芳继续说道:“这些方士都哪里去了?是化装成一般百姓混进了洛阳城,还是压根就是障眼法。他们根本就没有离开宗门,守株待兔等着我们过去?”

  “你才火山、广仁两位大方师会把这么机密的事情告诉我吗?”邱芳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说的好听。是火山大方师的弟子。不过我这位师尊对我还不如一般的火工、杂佣,加上之前行元的事情,他们已经开始防我如贼。就算宗门当中有什么。邱芳我也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邱芳顿了一下。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让我过来查看士戒大师你在做什么,正是要试探我和大师你有无勾连。”

  “用我来试探你,火山成了大方师之后还真的好像变了个人一样,竟然会运用谋略了……”士戒冷笑了一声之后。接着对邱芳说道:“那么你想怎么样?拆穿我在施法操控先帝?还是替我圆了这件事情。”

  “现在邱芳在火上两面烤,不管怎么做都是错的。”邱芳微微一笑之后,突然叹了口气。随后苦笑了一声。随着有些看不明白的士戒接续说道:“想让大方师还能信我,只能剑走偏锋了。大师,你说如果发现有人要偷偷潜入你的禅房。你会如何处置?”

  士戒愣了一下之后,才明白过来邱芳话里面的意思。当下他有些惊诧的说道:“你确定吗?说你迟来一步,进到禅房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也是可以蒙混过去的。”

  “大师刚才说的对,我师火山成为大方师之后,已经换成了另外一个人。”邱芳顿了一下之后。掌心一吐一柄铜剑从手心里面钻了出来。铜剑在手之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士戒继续说道:“说我来迟了一步,或许可以蒙骗住我师火山,不过却绝对骗不了大方师火山。大师,邱芳引你一步。”说话的时候,方士举着手里的铜剑对着和尚劈了下去。

  在天蒙蒙亮的时候。白马寺的知客僧将满身是血的邱芳抬到了方士们居住的馆驿门前。敲开馆驿大门之后,和尚找到了大方师火山的弟子。说明凌晨的时候,此人手握利刃擅闯寺中僧人的禅房。被人发现之后恼羞成怒和僧人斗在一起,被打伤之后才发现他一身的方士打扮。寺中长老担心其中有什么误会,便命他们将这人抬过来,请大方师火山处置。

  当下。方士急急忙忙的去请火山,没曾想和尚们等了半晌之后,只等到火山的一位老弟子出来。这个上了年纪的方士口称代表大方师火山。仔仔细细的查看了邱芳的相貌之后。皱着眉头对和尚们说道:“这人不是我们方士,我在宗门当中六十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几位和尚,此人冒充方士前往贵寺欲做无礼之事,于方士一门无关,你们自行处置就好。”

  老方士说话的时候,馆驿对面的一座客栈里,吴勉、归不归几个开着窗正在看着对面的一举一动。

  看到火山竟然声称不认识邱芳的时候,二愣子的眼睛就瞪了起来,回头冲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看看这就是你们人!要事老子被人揍成那个德性,你是不是也不打算认老子。让老子自生自灭去?”

  “看看谁敢?就算徐福那个老家伙敢动你一个指头,你爹爹我也要过去找他拼命。”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又加了一句:“只要能找到他,老人家我一定和他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