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大限将至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大限将至

  从这天开始,迦叶摩老和尚又成为了心觉寺的住持。而广孝则换上了小和尚的僧衣,天天拿着大扫帚在院子门口扫地。不过他倒是想得开,虽然又变成了小和尚,但是每天还是笑口常开迎接进来上香的施主,没有一点因为打回原形的沮丧感。

  而广孝和尚那位叫做士戒的弟子。不久之后又出去游方去了。当天心觉寺地下大乱的时候,他正巧不在寺内。并没有被那件事情波及到。

  迦叶摩成为方丈之后,第一件事将刚刚完工的下院改名寿春塾馆。将寿春城中念不起书的孩子都召集在这里,请了先生讲授孩子读书。明明是和尚庙里却在教授孩子们儒学,在当时也是一件稀有的景象。这样的事情,连鼎盛时期的方士一门都没有做过。一时间,迦叶摩高僧的声明又传回到了洛阳城中。

  一晃三四年过去,接任白马寺住持的摄摩腾大师突然圆寂。白马寺住持悬空起来,因为前后两人住持都是难得的高僧。东土汉境当中几乎再无可与二人比肩的人物。皇帝刘庄几次要请迦叶摩回到白马寺担任住持。都被老和尚找个各种缘由挡了下来,刘庄也是对的住他,竟然一直悬空白马寺住持的位子,寺中一切事务都交由监寺和尚来做。

  三年之后的一天早上,鹏化殷等候这吴勉、归不归他们过来吃早饭。不过左等右等都不见那几个的人影。最后鹏老爷派人去请,这才知道他们四个人竟然再次人去楼空。只给鹏化殷留下了一封书简。

  书简是归不归亲手所写。上面写着他们几个人有要事要离开几天。最多个月就会回来,这段日子里要鹏化殷继续探查心觉寺里面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广孝和尚,他所有的人事情,都要鹏老爷探查清楚。等到他们几个人从洛阳城回来,要鹏化殷将寺里的事情讲给归不归听。不过和上次离开的时候不一样,这次归不归并没有要求鹏化殷勤练术法。只是在书简的最后留了一句话让他好自为之,看起来老家伙已经对鹏化殷的术法不抱有什么希望了。

  吴勉、归不归他们四个虽然走了,这次却把两只铁猴子留在了鹏化殷的府上。两只铁畜生长得虽然有些瘆人,不过这么长的时候,鹏老爷也知道两只铁畜生不会轻易的招惹别人。而且两只铁猴子只待在吴勉、归不归他们的住处,没有大事也不会自己出来。

  鹏化殷看见书简的时候,吴勉、归不归他们四个已经出现在洛阳城中。他们几个人慢悠悠的向着皇宫的方向走着。很难得几个人都没有怎么说话。就见平时话痨的百无求和归不归他俩都闭上了嘴巴,连归不归脸上的笑容都收敛了起来。

  最后,还是小任叁受不了这有些压抑的气氛。第一个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平时不是有事没事就吹牛皮说自己多有本事吗?凭什么你们修道的人动不动就能活几百年,妞儿才三四十岁就完了?快。想办法给妞儿在续上五百年的命。妞儿上次陪着我们人参玩,就好像是前几天的事情,怎么说完就要完了?说,你说不是骗我们人参?快说是…;…;”

  当初归不归在东海公主姬素素的身上做了一点手脚,昨天突然感觉到妞儿的身上出现了油尽灯枯之症。老和尚算了妞儿的命格,算出来这位东海的公主这几天就要轮回。当下便带着吴勉他们几个回来再看她最后一眼。

  小任叁是妞儿小时候的玩伴,虽然两个人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不过那个时候的妞儿和它‘年纪’相仿,正好能玩到一块去。自从妞儿长大之后真么多年,小任叁便再没有找到这么好的玩伴。听到昨晚老家伙说妞儿要走了的时候,小家伙竟然当场就哭的稀里哗啦的。

  “真是小孩子,你要提妞儿高兴才是。”归不归看了眼睛已经有些泛红的小任叁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妞幸幸苦苦了这么多辈,魂魄已经养的差不多,下辈子继续上就要复原了。你还再让她多活五百年?这五百年妞儿的魂魄再出什么事情,你就不怕你们老头儿燕哀侯上来找你?”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看了一眼大家上陆续不断出来化缘的和尚。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又继续对着小任叁说道:“再说了。妞儿去投胎,又不是见不到他了。她下辈子、下下辈子有缘分的话我们都还能见到,或许妞儿下辈子长得更漂亮。说话也不结巴…;…;”

  好容易劝住了小任叁之后,他们这几个人也到了皇宫的入口。当下,吴勉施法隐住他们四个的身影。随后进入皇宫。大摇大摆的到了妞儿东海公主的寝宫。

  当初刘庄继位的时候,曾经有过借口东海公主姬素素来历不正,想要借此削减妞儿的日常用度,将她从这座寝宫里面赶出去的想法。不过派过来刁难妞儿的女官当场就被门框打断了满嘴的牙齿,联想到这个女人古怪的出身。当下刘庄夫妇俩也不敢轻易在动东海公主,平时的一切用度丝毫不减。这座寝宫也给妞儿保留了下来。只是皇帝从来没有再见过妞儿,平时有什么重大的仪式,皇帝也只是推说东海公主的身体不好。免了她的出席。

  此时的寝宫当中,只有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官,在妞儿的床前伺候。而妞儿好像睡着了一样,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不过就在吴勉、归不归他们进入到寝宫的同时,这位东海公主的眼睛突然睁开。笑了一下之后,对着面前的空气说道:“等你们好久了。还以为你们不会来了…;…;”

  妞儿的这几句话下了女官一跳,她左右看了一眼,这宫里除了自己再没有第二个人。而且这青天白日的。公主还能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当下,女官乍着胆子问道:“公主看到什么了…;…;”

  “没你的事,出去吧,我心里烦,想自己静静。”妞儿冲着这个声音已经有些发颤的女官摆了摆手,将她打发走了之后,这次挣扎了坐了起来,对着向着自己走过来的四个人继续说道:“昨天我便可以看到一些死了的人,在我的宫门前窥视。现在又看到你们了。这就是说我快死了,这是死前的征兆之意,是吧?”

  看到妞儿没有一点惊恐的表情,归不归微微一笑,说道:“是人难免就要死的,怕了吗?”

  “不怕”妞儿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还以为我爹和父皇、母后也能过来看看我的,看来他们已经是投胎了。小任叁,你也过来了,来,到姐姐这里来。一会姐姐让女官给你找糖吃。”

  “咦?这个小丫头也不结巴了?”这个时候,百无求看出来点门道。回头冲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这是你干的吗?”

  “这是我们妞儿的魂魄已经复原的征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看了一眼妞儿的脸色。随后回头看了吴勉一眼,使了一个眼色之后,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暗淡下来。

  “刚刚我还在想,怎么说话不费劲了”妞儿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又将目光停留在吴勉的脸上。呆楞了片刻之后,冲着这个白发男人说道:“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和你们第一次来我家的胡食铺子那时一摸一样。真好…;…;”